Vin尋

“我对他钟情太深,禁不住每日都在他面前把这句情话练习一遍。”


——啊我在写二十世纪的阿渡,禁不住被他浪漫到

Cybercity

话说刚刷到这个词条,虽然知道是电视剧的推广啦,但不小心多想了一下:


“事业女性”这个词本身就有潜在语境,毕竟咱们也不会煞有介事地说“事业男性”怎么着对吧。啥时候我们才能不煞有介事地强调“事业女性”,而是把女性拥有事业、投身事业这件事视为稀松平常呢,就说明女性掌握更大话语权了。


顺便还想起挺喜欢的公众号,最近有篇文章采访了个耽美作者。本来文首提到《如何抑止女性写作》,主题又试图表达那位作者如何作为一个有自己事业的女性、一个成功斜杠青年,就挺好的,然而采访者(男性)还是问了那位作者两个“事业女性”才会被问到的问题,孩子怎么带,老公支持写作吗,我就觉得有点可惜。

书摘


《莫失莫忘》

作者:[英]石黑一雄

译者:张坤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6 ​​​


*这段人物冲突和心理写得好,没看过书的朋友都可以直接看看这段品品~ ​​​

突如其来的费小渡系列

大舟:(蹲下,平视小朋友):“费小渡,你在幼儿园都有哪些小男朋友呀?”


小渡:(想了想,认真数手指)“‘脏’东来、周‘还行’……”


大舟:(反应夸张)“他们都是你的男朋友?”


小渡:(被吓到)“唔,不是……”


大舟:(循循善诱)“这些是同学,对不对?只是幼儿园的同学!”


小渡:“嗯……”


大舟:“那还有呢?还有别的小男朋友,或者小女朋友吗?”


不重要的NPC:“骆队,他们幼儿园小孩现在不说男女朋友、都直接喊老公老婆的……”


大舟:“哦那费小渡你给我说说,你都有哪些老公?”


小渡:(天真无邪诚恳)“我是男的,我没有老公。”


大舟:“...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