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下沉年代》

作者:[美]乔治·帕克

译者:刘冉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01-01 ​​​

  

*营养、高质、精品的食物与消费能力、习惯及可支配时间挂钩,从而与阶层挂钩。“一个打三份工的单亲妈妈永远不会有时间、金钱和精力把品种无误的羽衣甘蓝带回家。” ​​​

讨论课上,有同学认为若用非英语写作,知识传播会受限,用英语的目的是传播。

而我提出,若语言障碍必须通过额外劳动去克服,为什么一定是非英语使用者去付出劳动。

畅想一下:假使所有人都用母语写作,所有人平等地付出劳动来翻译、想办法理解不同语言的知识,会如何?

《悲惨世界》

作者:(法)雨果

译者:李丹,方于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6月 


《下沉年代》

作者:[美]乔治·帕克

译者:刘冉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01-01 ​​​

  

*“在那之后,塔米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自从她长大成人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能够拥有梦想。” ​​​

这几天看文献,看到篇提到学术英语霸权的,觉得挺relatable:

  

知识成为一种全球化商品,(会买教科书的)学生和研究资助者成为顾客,而英语就成为一种你必须能够写或能够被(翻译)出版的语言,如果你的研究(即使在非西方语境)被认为适用于全球传播的话。而大型学术出版商在选择要出版什么的时候,也会考虑这本书是否能在西方语境的课堂起到效果。

  

这就使英语非母语者需要付出额外的劳动(extra labour)以求能在英语霸权的学术界生存。不能以自己的母语表达,意味着需要重新适应(不仅仅是语言,还有语言背后的对话习惯、表达风格),这也会造成对这些学者准确自由表达的限制。而没能掌握英语的学者就会因为语言所限失去进入(access)的机会。 

  

*比如我要把这么多文献读通和理解大部分内容就要付出比英语母语的同学更多的lab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