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这几天看文献,看到篇提到学术英语霸权的,觉得挺relatable:

  

知识成为一种全球化商品,(会买教科书的)学生和研究资助者成为顾客,而英语就成为一种你必须能够写或能够被(翻译)出版的语言,如果你的研究(即使在非西方语境)被认为适用于全球传播的话。而大型学术出版商在选择要出版什么的时候,也会考虑这本书是否能在西方语境的课堂起到效果。

  

这就使英语非母语者需要付出额外的劳动(extra labour)以求能在英语霸权的学术界生存。不能以自己的母语表达,意味着需要重新适应(不仅仅是语言,还有语言背后的对话习惯、表达风格),这也会造成对这些学者准确自由表达的限制。而没能掌握英语的学者就会因为语言所限失去进入(access)的机会。 

  

*比如我要把这么多文献读通和理解大部分内容就要付出比英语母语的同学更多的labour😂

在啃这本,关于QTBIPOC (queer and trans Black, Indigenous, and people of color)及被主流边缘化的残障人士的公正。然后学到这个概念ableism(健全中心主义)。本书强调人的价值并不取决于这个人能生产什么、如何生产(这是资本主义的逻辑),认为残障不应以白人、男性、“直”(straight)的立场来定义。

《相助》 

作者: [美] 凯瑟琳·斯多克特 

译者: 季凌婕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20-5-25 ​​​

  

*伪善的白人太太小姐们 ​​​

《悲惨世界》

作者:(法)雨果

译者:李丹,方于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6月 

  

*小天使😭 ​​​

Indie Game: The Movie《独立游戏大电影》


  看了一点点,还没时间看完,但觉得可以分享给游戏行业从业者或者爱好者们看看~


  它从几个独立游戏开发者的视角,来谈他们对游戏的信念和坚持。他们是怪咖、独行侠、艺术家、偏执狂,也是视游戏为生命的追梦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