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舟渡】甜樱桃

*二十四五岁舟 & 差一个月成年渡的恋爱故事,这次是纯粹的夏日清凉甜。

*系列目录在这 


     小半个月的连轴转总算结束,骆闻舟得了三天假期。第一天他从晚上九点倒头昏睡,直到翌日中午十二点才恢复意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出手机,在飞快扫过“晚安”和“早安”两条未读消息后立刻给发件人打了电话。


    “你睡醒了?”费渡那的背景声有些吵杂,骆闻舟问他在哪,电话那头欢喜柔和的声音里带了些狡黠的笑意:“在你家附近那超市。”


    骆闻舟赶到超市时,头上脸上还挂着水珠。他本打算随便套件衣服就赶紧出门,经过浴室时鬼使神差地往镜子瞄了一眼,自觉实在邋遢得过分,以这形象出去跟费渡走在一起,路人怕是会以为他是费渡潦倒落魄的老父亲。于是他又胡乱洗漱了一番,刮了如雨后春笋的胡茬,用凉水在自己头上冲了两把,勉强找回半个大好青年的模样,这才匆匆忙忙跑出去。


    他径直往零食区走去,果然远远就看见费渡驻足在货架前,彷佛在琳琅满目的零食糖果前犯了选择困难症。


    费渡今天穿得很简约,袖子半卷的白衬衣、修长的牛仔裤、黑色的帆布鞋,耳上挂了副白色耳机,还背着个黑色双肩包,像个清爽干净的小文青。


    骆闻舟默不作声来到他身后,见他手臂往上伸,刚好够着了架子顶层的一盒酒心巧克力。银色的素圈对戒在他的无名指上闪烁,骆闻舟喉结不由得动了动,正好四下无人,他往前了一步,用前胸轻轻抵住了费渡的后背。


    “又买糖吃啊?”他使坏地用嘴唇蜻蜓点水般扫了费渡的耳侧,费渡那透明净白的耳后皮肤立竿见影地泛了粉红。他在余光瞥见有人往这边走来时马上若无其事地后退,还饶有趣味地打量略显局促的费渡。费渡手里还捏着那盒巧克力,双颊像鲜润的蜜桃,“哥,我想抱你。”


    骆闻舟斜睨三三两两经过的顾客,趁接过费渡手里的巧克力时捏了捏那只有些凉的手,“先买好东西。”费渡点了点头,乖顺地跟他一起推着购物车往火锅食材区走。


    “我感觉好久没见你了。”静了半晌,他又突然低声说。“对不起,这段时间实在太忙了。”骆闻舟的手臂自然而然地搭在费渡肩上,在路人看来,他俩大概像一对似乎过于亲昵、但也说不出有什么问题的兄弟。


    “想我了?”骆闻舟略略低头,压着声音问。“想。”费渡认认真真地回答,过了几秒又补充道:“所以才专程来找你啊。”


    “这样啊,可惜了。”骆闻舟边说边把两份肥牛和一份虾滑放进购物车,费渡连忙问:“可惜什么?”骆闻舟笑而不答,继续慢悠悠地推着车闲逛。


    “哥!”费渡忿忿地拽了拽他的衣角。“可惜什么?”


    “可惜了,我本来想睡醒就去找你的,结果被你抢先了一步。”骆闻舟脸上挂着坏笑。费渡咬着唇,不知是高兴还是恼怒,竟然自顾自地快步往前走了。


    骆闻舟加快脚步追上他,借助两个成对角的货架形成的地形优势,用购物车把费渡堵在了角落,趁机伸出没摸食材的那只爪子,弹了弹费渡的鼻尖,“我也想你的。”


    费渡像是听见今晚有罐头吃的骆一锅,眼睛立刻又亮了几分。他凑上来要亲他,骆闻舟却用手臂轻轻架住了热情的投怀送抱,“乖,这人多,回家再让你亲。”


    “回家再让你亲”这六个字大概是什么神奇的咒语,费渡一听完也不再闹脾气了,立刻斗志昂扬地半拽着骆闻舟,以极高效率将今晚的火锅食材一网打尽,然后就拉着人去结账,把骆闻舟预想的和费渡正式交往后的第一次温馨超市约会硬生生变成了超市抢购大作战。


    骆闻舟提着两个购物袋和费渡走出超市时天色只是有些阴沉,不料没走两步,被黑压压的乌云坠着的天空就像是不堪重负,陡然裂开了一道口子,千丝万缕的雨水随即潺潺滑落,积攒了半天的闷热终于溃不成军。


    倾盆大雨转瞬即至,从超市返回小区的一小段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两个人都没带伞,只能接受骤变天气的洗礼。趁着雨势,骆闻舟拉起费渡的手,领着他快步奔回小区。初夏的雨清清凉凉,他们飞奔穿过雨幕,跑着跑着就一起笑了。


    他们裹着满身雨水进了家门,骆闻舟顺手把被雨水浇透的T恤脱下,豪爽地甩了在玄关好奇观看落汤鸡的骆一锅一身水,把猫气得“哈”了声便怒气冲冲地跑开了。


    骆闻舟玩心起,还要作势往骆一锅的方向甩水,突然却听见身后的窸窣声。他一回头,只见费渡把双肩背包卸下放在玄关角落,然后慢慢解开自己衬衣的纽扣。


    费渡的头发在高中男生中算是偏长,起初他们学校还抓仪容仪表,后来到了高考百日倒计时,学校全力抓学习,像发型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此时雨水正沿着费渡半长的头发流淌,轻柔地抚过他白皙的脸庞,又不规不矩都从衬衣衣领窜入。扣子松开,露出了分明的锁骨。他的衬衣确实被雨水浇透了,胸口的肌肤都沾着水渍。


    站了两个人的玄关过道显得有些狭窄,骆闻舟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背却撞了墙。他咽了咽口水,在这逼仄的空间里心如擂鼓。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少年,正站在自己面前,以纤长的手指,一言不发地将衬衣纽扣解到了第四颗。


    “费渡……”他按住费渡要继续往下解的手,“你换衣服吧,我……我先去冲个澡。”


    “你答应我的。”费渡的手也在使力与他僵持。“答应回家让我亲。”


    答应回家让你亲,可没答应让你趁我没穿衣服的时候,还在我面前脱衣服亲啊!


    骆闻舟内心有如十只骆一锅同时从各个角度朝他发动攻击,注定顾此失彼,就这么分神了一秒,人就已经被费渡按在了墙上。


    呼吸渐促的骆闻舟不得不承认,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少年,这些年来不止长了个,也长了力气。而且那力气还隐藏在这细皮嫩肉下,真用点力又怕把人给伤着了,这简直是恃宠而骄!


    更教他猝不及防的是,自己不过是没日没夜地加班了小半个月,这小兔崽子的接吻技术已经从青涩生疏一跃变为炉火纯青。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甚至在二人交缠间涌入骆闻舟的意识:这臭小子,该不会在家拿樱桃梗练习过吧?


    费渡的爪子急不可耐地往下探,毛毛躁躁的攻势却戛然卡在了不小心被扯成死结的运动裤腰带上。骆闻舟在这有些滑稽的卡顿中生生拽回来了自己的三分理智,按着费渡的肩膀把人推开了数寸。


    未等有些缺氧的费渡还没反应过来,骆闻舟就像躲避债主似的,三步并两步冲进主卧,胡乱抓了套干净家居服就把自己锁进了主卧浴室。


    “我冲澡了,你也自己去浴室洗洗吧,别着凉了!”


    正在沙发上理毛的骆一锅目睹了平时作威作福的铲屎官仓皇逃窜的一幕,不由得惊诧地望向气喘吁吁的费渡。费渡与猫面面相觑半晌,终于不甘心地叹了口气。


    花洒的凉水将满身火苗浇熄大半,浴室门外传来了清脆的叩门声。


    我是不会放你进来的,你这满脑子颜色的未成年!骆闻舟气势磅礴的心声还没喊出口,就听见费渡温和平静的声音。“哥,打个商量。我觉得你平时加班太多了,整天这么把猫丢在家里,饥一顿饱一顿的不太好。”


    骆闻舟没想到他还拿猫做借口,一时没想好如何接话。


    “你们家缺个稳定的长期铲屎官,我认为我可以代劳。”


    骆闻舟:……


    他按停了花洒,不知是好笑还是好气,“行吧,你今晚先将就着,穿我的衣服睡一晚,明天去你家收拾点东西过来。”


    费渡“噗嗤”地笑出了声,“不用收拾。哥,你认为我今天来找你,还专程背了个书包,里面装的是什么?”


    骆闻舟抹沐浴露的手定住,感觉这小兔崽子可能是披着兔皮的狼。


____


    某个风和日丽的初夏午后,费渡和骆闻舟正式交往的第十天。费渡把刚收到“对不起,今晚得加班”信息的手机塞回裤兜,忿忿地从超市货架上拿了一盒新鲜的樱桃,回家潜心修炼。(大雾)


评论(45)
热度(710)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