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舟渡】特別朋友

*大青年舟与小青年渡,时间线在费渡高三上学期,两人还在暧昧期~

*这里的设定是费承宇在费渡高一就成了植物人(废爸少来妨碍我CP谈恋爱)

*系列目录在这 


    早在和骆闻舟正式交往前,费渡就一直保管着骆闻舟家的备用钥匙。


    高中三年里,因为既不喜欢回自己在市中心的住处又不想在别墅待着,费渡没事就会往骆闻舟家里凑。起初他还会意意思思地在上门前给骆闻舟发信息问方不方便,后来二人愈发熟络了,骆闻舟干脆把家里的备用钥匙给了他,他便连客套也省了,隔三岔五就带着换洗衣服上门留宿。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因为和骆闻舟过于亲近,长期在这自由出入,费渡甚至还几次三番地坏了骆闻舟的“好事”。


    比如最近这次,骆闻舟那个说要去意大利学中文的不靠谱男朋友就在提分手时就阴阳怪气地说:“反正你那‘干弟弟’永远比我优先,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你‘干弟弟’,还是你要‘干’的弟弟。”骆闻舟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脾气有时还挺冲,一听这话冒了火,气冲冲地挂了电话,顺手删掉了联系方式。


    正半瘫在客厅沙发上、抱着游戏机大杀四方的费渡听见椅子被踹倒的声音,立刻毫不在意游戏进度地点了退出,在跟午觉被惊醒而从书房忿忿奔出的骆一锅交换了个眼神后,就从冰箱取出两罐可乐,慢悠悠进了书房。


    书房内有些昏暗,透光的窗户被深蓝的帘子遮得严严实实。骆闻舟背靠书柜席地而坐,两指间夹了根要点的烟,见他走进来,又胡乱把烟塞了回去。


    费渡单手扶起被踹倒的椅子,把散落一地的文件捡起放好,这才来到骆闻舟身旁盘腿坐下。


    “给。”他将冰冻的可乐递给骆闻舟,骆闻舟接了,“呲”地拉开易拉环,二话不说地仰头灌了几口。费渡嘴角扬了扬,正想开自己那罐,一只大手野蛮地伸了过来,把可乐给没收了。


    “小孩子别喝这么多汽水,你坐这给我等着。”骆闻舟大步流星走了出去,一分钟后带回来了一盒已经插好吸管的高钙奶,粗粗鲁鲁地塞他怀里。


    “……看我喝这个能让你心情变好,是吧?”费渡无奈地含了吸管,骆闻舟刚才还乌云密布地脸上随即浮起一丝笑意。


    “那家伙跟你不合适。”费渡咽了口鲜奶,淡淡点评道。


    骆闻舟嗤笑:“你这小孩儿谈过恋爱吗,还懂什么合适不合适?他跟我不合适,你就跟我合适了?”也许是意识到这话带了点不当的暧昧,骆闻舟不大自然地清了清嗓,又若无其事道:“你这高三生好好学习得了,少来管你哥闲事。”


    费渡安静注视着骆闻舟的侧脸,“我是没谈过恋爱,也不懂什么合适不合适,但我懂你。哥,我肯定比他们懂你……”一股奇异的暖流在内心涌动,费渡闷头吮了几大口鲜奶,忽然有些庆幸此刻书房足够昏暗,让骆闻舟看不清他被灼红的耳根。


    “咳!咳咳……”因为喝得太急,他不小心被呛了,不由得咳出了声。“哎你怎么了?”刚才还蛮横抢他汽水的那只手立刻温柔地摩挲起他的背来,“怎么回事啊你,喝奶都能呛?没事吧?”


    费渡摆摆手,接过骆闻舟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牛奶浓郁的香气在书房弥漫,骆闻舟见他不咳了,又放松地靠回书柜门上,“你看你这臭小子,名副其实的乳‘臭(chòu)'未干!”


    “哥,是乳‘臭(xiù)'未干。”费渡面无表情地纠正,骆闻舟不耐烦地“啧”了声,“行,知道你语文学得好,是不是快一模了?给我考好点啊,考砸了我就把我家钥匙没收了,把你给踹出去。”


    “我考砸了你不会把我踹出去。”费渡抱着双膝,凝视那高钙奶上的营养标签,仿佛要在上面找到什么幸运数字似的。“只有一种情况你会没收我的钥匙,那就是你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了,于是嫌我在这碍事。”本来只是半开玩笑,话说出口,费渡却自己嗒出了几分酸涩。


    “哥,要是真有这么一天,我就没地方可去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费渡没抬头,他感到骆闻舟的手有些犹豫地在他的头发上轻轻揉了揉。“你哥是这种重色轻友的人吗?”


    费渡咂摸了一下“重色轻友”这四个字,“所以我是你的‘友’?”


    骆闻舟不知何时已经喝完了自己那罐可乐,随着费渡似有所指的问题,又心不在焉地开了第二罐,含含糊糊道:“你是’友‘,‘特别朋友*的‘友‘’,行了吧?我说你们这种青春期的小屁孩怎么这么啰嗦!哎,今晚想吃什么,我待会去买菜了。”


    话题再次被略带生硬地转移,每次都是这样,费渡总想抓住什么,却总是抓不住。其实可以问得再直接一些,不给对方留这么多拐弯抹角的机会。可是他不想,也不敢,不进不退的状态至少可保证维持原状,有时冒进了,逼得对方没有余地,那就只能实话实说。实话不保证是好话,费渡对自己能得到的答案并没有太大自信。


    他沉吟片刻,顺着骆闻舟的话答道:“没想好,我可以跟你一起出门吗,我们可以边逛超市边想。”怕骆闻舟不答应,他又赶紧补充道:“这周末的作业我都写完了。”


    “行吧,乳‘臭(xiù)'未干的臭小子,屁事儿真多,叫你‘费事儿’果然是对的。”


    费渡浅浅笑了笑,恃着自己的“乳臭未干”,默默地歪身一倒,半靠在了骆闻舟身上。骆闻舟没有动,也没有再说什么。


    初冬午后,暖气熏熏,这对“特别朋友”安静依偎在晦暗不明的书房里,一口可乐一口鲜奶,各自咽下了在心头轻轻挠瘙的秘密。


*“特别朋友”的灵感来自于《残次品》里,笔芯问林将军,自己是不是他的“特别朋友”,嘿嘿~



评论(67)
热度(779)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