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吸血鬼舟与人类渡】二:迷

*南方人在寒冬的室内瑟瑟发抖,我冰冻的手的速度已经远远赶不上我的脑速,所以就继续来脑洞吧。这种只写剧情不加描述的大纲体真的很适合脑洞飞驰,这样搞不好我都能日更了(你够了喂!

*脑洞一号在这


——

自母亲去世后,费渡总是隐隐觉得,有什么人、或者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守护”着自己(当然也可以描述为“偷窥”着自己,这动词的选择主要取决于这个人或者东西的颜值)。


他有时出去花天酒地,不小心喝多了半晕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完好无损地独自睡在某个酒店的房间。这倒没什么奇怪的,当然如果身旁多躺个美人会更妙,没有也无所谓。

 

最奇怪的是,他所在的房间居然只是个普通套房,连海景都没有!这实在太不符合他的风格,也不符合他酒友们的作风,所以到底是谁把他带到这的?查不出来,监控正好坏了,前台妹子说怎么也想不起来,入住登记只登记了费渡一个人的证件,刷的也是费渡自己的卡(对了,那神秘的家伙是怎么知道他信用卡密码的?)

 

这个神秘的家伙掉马是因为费渡遭遇的一场车祸。

 

那天是费渡的生日,他一如往常从燕城驱车四小时到海滨疗养院探望完无知无觉的费承宇,在返回燕城的路上遭遇了一辆从右方加速朝他飞驰而来的私家车。避让已经来不及,费渡很确定自己立刻要被撞成肉饼,求生本能使他全身肌肉紧绷做好了迎接撞击的准备,接下来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驾驶座一侧的车门被人用蛮力自外拉开,费渡感到自己被扑到了副驾驶上。

 

猛烈的撞击随即而至,费渡在天旋地转间感到有一只手稳稳地护住了自己的后脑与脖子,同时某个覆在自己身上的肉体替他承受住了撞向驾驶座的大部分冲击,费渡只觉得自己的手肘被惯性甩到了什么硬物,并听见一声低不可闻的闷哼。

 

车身稳住了,他在惊魂未定中睁开眼睛,看见了在千钧一发之际冲进来护住自己的男人。那男人一言不发,双手在费渡身上摸了半晌,似乎在确认他的伤势。费渡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赫然发现男人刚才护住他头部的手背上扎满了玻璃碎片,鲜血淋漓。一阵晕眩袭来,费渡晃了晃眼,男人已经消失无踪了。

        

这奇异的经历很难向警察叔叔说明,于是费渡在录口供时省略了关于神秘男人的一切信息。最后警方得出的结论是,费渡遭遇这么严重的车祸竟然只是手臂骨裂、连眼镜都没碎,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建议他今晚去买彩票。

 

费渡从医院出来时已是黄昏了。他的车是报废了,但他并没有叫车来接,而是吊着绷带慢悠悠地拐进了医院旁边的一个小区小花园。他走到一处僻静地,对着空气道:“救命恩人,不出来和我打声招呼吗?”

 

一个男人的身影从树丛缓缓走出,费渡注意到男人刚刚还鲜血淋漓的手背现在已经光洁平滑了,他弯起眼朝男人笑了笑:

 

“我的车报废了,你方便送我回家吗?这位,救命恩人先生。”


评论(27)
热度(30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