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吸血鬼舟与人类渡】三:诚

*继续是只写剧情不推敲遣词造句的脑洞飞驰大纲体,啊这种只管开脑洞不管琢磨的偷懒感觉太爽了,get到画手老师们只摸草图不细化的爽哈哈哈~

*脑洞目录在这


——

上集提要:在车祸中被神秘男子救了一命的费总问救命恩人:我的车报废了,你方便送我回家吗?这位,救命恩人先生。”

——


“不方便,不顺路,你自个儿想办法吧。”没想到这位恩人先生扔下这么一句就彷佛翘着看不见的大尾巴扭头走了,留下费总在风中凌乱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于是“身残志坚”的费总只好自己颤颤巍巍地走到路边准备打车。这时一辆低调的黑色SUV稳稳停在了他面前,戴着墨镜的恩人先生摇下车窗,“上车吧,”恩人又补充恐吓道:“你不怕死的话。”

 

费总满不在乎地钻进车里,大大方方地上下打量着这个面容英俊的救命恩人。唔,身材看起来也很好,贴身的T-shirt下显出了完美的胸肌线条。

 

“我们见过吗?”“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救我?””你跟踪我多久了?”几个问题同时在脑中争先恐后跳出来,然而费渡最后只问了一句:“你刚才不是说不顺路吗?”

 

恩人先生抬了抬墨镜,斜睨费渡狡黠道:“送你回家是不顺路,可我又没说要送你回家,小朋友,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吗,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费渡倒没什么害怕:一来他确信这位恩人先生已经“守护”他多时了(嗯,他已经在刚刚的打量里选取了合适的动词),何况刚刚还救了他;二来,好吧,他承认自己性格里有种无所畏惧的作死因子,尤其面对美好的事物时。

 

于是费渡既来之则安之,换了个稍微舒服的姿势坐好,以目光上上下下地揩着油。

 

在一处红灯前,费渡问出了第二个问题:“所以你有什么需要我为你做的吗?”

 

恩人先生做出夸张的鄙夷神色,“就你这胳膊比眼镜腿还脆的小兔崽子,我需要你做什么?”

 

好的,大概明白了,既然不是有功利的需求,那么这一直以来的“守护”就可能是出于私情了,费渡微笑着瞇了瞇眼睛,正要开口问下一道题,恩人先生却打断了他:

 

“我不是义务替你答疑解惑的。我一天只回答你三道题,从上车到现在你已经问了两道了,最后一道,你要不要先想清楚再问。”

 

一天就回答三道题,这是要和自己建立持续交流的意思啊。费渡又在对方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些暧昧的信息,不禁意味深长看着身旁的男人,在转换绿灯之际问道:

 

“美人,我可以追你吗?”

 

然而美人却没有回答。

 

他沉默不语地把车开到一处超市门前,以非人的速度进去买了一大堆东西塞进车后座,又重新发动引擎,最后停在了一处位于市中心的居民小区。

 

“到了。”

 

费渡将信将疑地随恩人先生进了一幢居民楼,还在想着这超自然的生物/或者人工智能这么大隐隐于市的吗,就看到对方在住宅门前停住了脚步。

 

恩人先生单手提着刚从超市购物袋,另一只手摸出裤袋里的手机(嗯?他还用手机?),在记事本里输了三个汉字,然后把屏幕怼到费渡面前。

 

 

费渡凝视这三个字,男人好像有些认真道:“这是我名字,这是我家。你要进来吗,费渡。”

 

“乐意至极。”

 

在后来,费渡花了点功夫取得了燕城图书馆超自然数据库的准入权限,在翻查数据时才发现原来一般情况下吸血鬼是不会邀请人类到自己家里的。吸血鬼邀请人类进自己家门,在吸血鬼的传统里是件颇为出格的、具有仪式意义的事,代表吸血鬼希望和这个人类建立关系,其意义跟人类公开出柜同时公布恋情差不多。


所以吸血鬼舟这么郑重地问费渡要不要进他家,就相当于回答费渡的第三道问题了。


当然这是后话了。

 

 


评论(24)
热度(287)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