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默读》随记:聊聊费渡

*这么久都没有专门分析过他,因为我觉得他是个微妙平衡的个体,“像个精密的仪器”,那种细微的分寸不容易用准确的语言描述~


我心目中的费渡:


风流倜傥但不妖冶娇柔,静敛沉稳但不病态阴郁;


身子骨偏单薄但不是弱不禁风,平易近人但让人捉不住摸不透。


不熟的人看他像远远看一片春日的湖泊,蜂飞蝶舞,让人感到舒服;


熟一点的人走近,发现这湖虽然澄澈但似乎深不见底;


但事实上他是海洋,深沉宽广,可以容纳许多人和事,也蕴蓄着强大的力量。


他可以风平浪静,也可以在需要时掀起惊涛骇浪。


他其实不病娇,真要形容那种“深渊”的状态,应该是一种蛰伏在身体里的疯戾,藏在他的沉静之下;


而他不断与内心的凶兽周旋,直至将之压制——


凶兽永远不会消失,它就长在费渡的骨血里,但费渡有足够的能量和爱压制它。


他珍重爱情,深爱伴侣但不依赖伴侣;


他有独立稳定的人格,他可以成为伴侣的支撑。


他跟闻舟的关系,我用《致橡树》来描述挺合适: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像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评论(13)
热度(351)
  1.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