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默读》随记:聊聊费渡(2)

*(1)看这 


费渡不变态,他是共情能力弱,一般人的喜怒哀乐乃至爱与恨对他而言感受没那么强。


举个例子就是假如陶然真的在那场车祸里领了便当,骆闻舟肯定是先哭鼻子的那个,费渡内心尽管有波澜,但还是能维持表面平静,并且陪在闻舟身边安抚。这不是说闻舟不坚强,而是闻舟、或者在正常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会被鼓励适当抒发自己的情绪,而费渡的成长过程中被灌输的,是压制情绪。


(所以其实番外闻舟对费渡说“她爱你,我也爱你”的时候,费渡能红了眼眶,这个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强烈的情绪释放了。)


费承宇的变态在于他共情能力弱的同时,他能通过掌控他人、把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而获得一种快感。他想把费渡从小往这个方向培养,他成功了一半,费渡确实没有一般人的情绪波动,同时费渡也能体会虐待狂的快感,就在目睹周怀信精神崩溃时,“费渡清晰地体会到了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那是古往今来的虐待狂和杀人魔们共同追逐的神魂颠倒”(这里谢谢@亚里士缺德 的提醒),但费渡生命里有三股力量在帮着他压制这份变态。


三股力量分别是:童年时母亲坚韧不屈的引导,少年时陶然、闻舟的关怀善意,最后是成年后费渡自主的自我纠正。凭藉这三股力量,费渡努力在费承宇手里重夺对自我生命的掌控权。


于是,尽管费渡共情能力弱,但他能分辨善恶,他始终有一种抑恶向善的意识,他努力地摆脱了成为变态的结局。

评论(7)
热度(302)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