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吸血鬼舟&人类渡】八:诱

*今天好长哦

*脑洞飞驰大纲体,挖坑不填坑~

*脑洞目录在这


8.


自从当年吸血鬼在梦中预见了费渡母亲的死亡,之后每隔三五个月,他就会梦见即将发生在费渡身边的事。有时他的预见出现在事情发生前数日,有时只在事情发生前几小时甚至几分钟。


他预见过一些鸡毛蒜皮的碎片:比如他在梦里看见身穿高中校服的费渡坐在教室临窗的位置,在作业本上写下一行清秀的字,春昼融暖的阳光沿着少年的五官线条,偏宠地为他镀了一层发光的白边;他也见过费渡坐在钢琴前弹奏,修长十指流转如蝶舞翩跹;他还看到过一些血腥暴力的画面,一片漆黑中,唯有光得刺眼的屏幕正播放着电钻杀人魔之类的恐怖片——这小子在人前显得品味优雅,怎么也爱看这样刺激感官的阴暗东西。


同时他也梦见过一些大事:有一张写着费渡名字、班级和学号的大学志愿表,专业一栏填了心理系;他还梦见了医院里一场争分夺秒的抢救,当时他心惊胆战,以为费渡遭遇了什么不测,直到场景切转,他看见正听从医护人员意见在通知书上签字的费渡。


——他没来得及阻止费渡父亲所遭遇的那场车祸,因为车祸就发生在他从梦中醒来的一分钟后。他知道费渡和父亲的关系并不好,但那毕竟是费渡在这世上仅存的近亲,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费渡不必年纪轻轻就失去了所有长辈的护荫,孑然一身地摸索自己往后的人生。


那是在吸血鬼舟还未正式与费渡认识的一日,彼时费渡刚过了二十岁生日。那日凌晨,吸血鬼梦见了生病的费渡。


费渡的脸色很不好,嘴唇泛白,脸颊泛起红潮,他看见费渡就着一杯水灌下了退烧药,脚步漂浮地晃倒在床上,连被子都没有盖好,身子微微发着颤。


他猛然睁眼,仅穿着一件背心就在扎进了燕城深秋的寒夜里。


他赶至费渡位于市中心的住处,快捷流畅地挑开了费渡家落地窗的锁——他确实是吸血鬼界溜门撬锁的佼佼者,然后他找到了正在床头灯下昏睡的费渡。


退烧药似乎正在起效,费渡的额头和鬓角都渗出了薄汗。


他拿起搭在床头柜上毛巾替费渡吸了汗,又帮费渡掖好了被子——吸血鬼动作轻盈,只要刻意凝神放慢手脚,睡着的人类一般难以察觉任何动静。


烧渐渐退下去,费渡看起来比刚才睡得安稳了些。骆闻舟俯身把床头灯调暗了两度,然后他灵敏的鼻子突然嗅到了一丝香甜的血气。


来自费渡的唇角。


燕城的深秋燥寒,费渡的嘴唇有些干裂,此时微张的嘴唇一侧绽开了一丝,殷红的血粒就缀在唇角的一缕伤口里,像玲珑可爱的红色珠子。


骆闻舟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凑近那一颗让人垂涎的赤果。


费渡毫不知觉,他刚从火热的烧里松弛下来,正酣然沉睡。


吸血鬼的鼻尖已经触到了人类的鼻息,那一滴鲜红在吸血鬼的眼里是暗夜星烁,是深海火焰,是荒漠甘露,是他无法抗拒的诱惑。


终于,吸血鬼用舌尖采去了那颗赤果,从未尝过的清甜顺着涎津滑入喉咙,然后他听见在自己身体里怦然炸裂的烟火。


——


偷尝了费渡的血后,吸血鬼舟自我反省了许久。虽然他知道费渡那花花公子并不会介意被美男偷吻,但他本鬼可是个正直有良知的吸血鬼,回想起此事总感觉自己耍了回流氓。


自此,吸血鬼舟把每每看到费渡时的紧张和不自在都归结为曾经占了未到法定结婚年龄小青年便宜的道德谴责。

评论(19)
热度(242)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