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舟渡|圣瓦伦丁爱情故事】三

*平行宇宙四对舟渡的情人节故事,会连载四天~

*二十世纪英伦舟渡系列目录


三、飞蛾扑火:二十世纪英伦舟渡

 

*先介绍本系列的一些基础设定:

  1. 背景设在二十世纪,年份架空(懒得考究太多历史背景),舟渡是伦敦留学生,舟比渡小一届,晚一年到伦敦。舟初到伦敦即对费渡一见钟情,两人一拍即合,后来租了个公寓同居。渡曾想过断掉这段关系,但闻舟把他追了回来。

  2. 舟在北京很传统的家庭长大,家境很好,是家里的大少爷,因为自觉性取向的离经叛道,以留学为由出逃;渡的父亲在上海发迹,母亲是上海的大家闺秀,后来一家迁居北京。费母曾带着少年费渡从北京逃回上海,被费承宇拦获后再也没能离开北京深宅。

  3. 渡离开北京前往伦敦时父母已不在,他处理掉了北京的一切痕迹,只留下那座深宅由佣人看护,本来决心不再回国,直到遇见了闻舟,开始有所动摇。

 

——


二月十四日,圣瓦伦丁节。来伦敦以前,这不过是个印在书页里的词语,和其他描摹人间悲欢离合的词语一样苍白,从不能在我的心里拨起半点涟漪。

 

在伦敦的第一个圣瓦伦丁节,我全身心浸泡于声色犬马,过得孟浪且空虚——彼时我的生命里好像有个无底洞,再多的酒色佳肴、浪荡狂欢都填不满,我像个堕落的赌徒,不断掷出甜言蜜语,试图从他人的欢愉得到短暂的慰藉。

 

在伦敦的第二年,骆君进入了我的生活,像命运蓄谋已久的惊喜,也像冥冥错手造就的意外。他把我从荒唐与混沌里拉了出来,在清清朗朗的月光下向我表白,他的吻里没有半点酒气,只有薄荷草的味道。

 

我同他嬉游了一场秋冬,纵情了一场春夏,终于在第二场凛冬将尽之际,我决定不再躲闪,接住他的真心。

 

又是一年的圣瓦伦丁节,骆君突然说要和我好好罗曼蒂克一番。其实我和他在一起的生活,每日都罗曼蒂克得像电影。虽然有些不明就里,可我总是愿意顺他的意。

 

他开着火红的轿车把我载到一家照相馆。照相馆的老板叫约翰,是我们在地下酒吧结交的朋友。约翰替我们拍了一组照片,我和骆君换了两套衣服,长袍马褂和西式洋装,两套都很正式。骆君说这就是我们的婚照,我微笑着没有答话,只是在约翰面前肆无忌惮地吻了我的合影同伴。

 

当夜我们在合租的公寓里“拜堂”,没有宾客,没有司礼,只有骆君一人分饰多角,彷佛一场过于严肃的游戏。

 

“一拜天地——“

 

我和他面朝露台,徐徐躬身。夜色朦胧,灯光影绰,伦敦的天气永远阴郁灰沉,像我们未明的前路,晦晦茫茫。

 

“二拜高堂——”

 

茶几上放着骆君冬至时回北京得来了压岁钱,还有他爹娘给的一对碧翠的圆玉。我们向着漂洋过海的信物缓缓拜下,明知再诚挚的敬意都无法越过千山万水传入长辈之耳。

 

“夫妻……咳咳、夫夫对拜——“

 

骆君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不禁抬眼注视他。

 

我从未见过他这番模样,喜气与哀愁交织,紧张与期待相连,他笑得那样灿烂,眼里却含着泪光。我想拭去他眼角的泪,抬手时却有一滴晶莹落在我的手背。

 

“费,对拜了。”骆君压低声音催促,仿佛我俩正被一众宾客围观着,他不想在众人前失礼,只能如此与我窃窃私语。

 

我深深望着他的眼,然后郑重拜了下去。

 

“礼成——”骆君的声音破了,我以为下一秒他就要哭出声来,他的双手却定在我脸颊两侧,仿佛我的头上有那张喜庆的红盖头,他正把它缓缓揭起。

 

“费,今晚我们就当是彩排过了。将来,不管是在北京宅子,在伦敦教堂,在天涯还是海角,我都要和你真正拜堂成亲。”

 

“费,照片我会夹在信里寄回北京。我……上个礼拜我收到电报,李将军派人来说亲了,爹很属意,娘着我尽快回去。我不知这家书寄过去将会如何,可我只知,我骆闻舟,此生只愿娶你。”

 

骆君说着话,眼睛又湿了,今夜他的眼里像蓄了满盈盈的湖泊,一晃就要溢出。这湖泊潋滟明亮,让我想起我和骆君初见时,他那双炯炯的眼。我想我愿意为了守护这双明亮的眼与任何魑魅魍魉周旋,我无所畏惧,也没有什么可失去。

 

那组照片骆君没有全寄回家,他留下了两张,各放在我和他的钱夹。我在照片背面各写了两个字:

 

不渝。不弃。

 


评论(20)
热度(12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