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舟渡|圣瓦伦丁爱情故事】四

*平行宇宙四对舟渡的情人节故事,本篇完结,目录在置顶,欢迎留评~


四、漫长岁月:原著向舟渡

 

苹果皮蜿蜒垂落,像一串莓红的丝带。骆闻舟利落地截断"丝带",把苹果削成薄片,在不锈钢盘里码得整整齐齐。费渡端起盘子正转身,卫卫就及时把盘子接了过去。

 

“费总,骆队,快回吧。”半卧在病床上的桑姨再次催促道:“今天不是情人节嘛,你俩不好好过二人世界,跑来医院看老太婆是什么情趣?还有你周大哥,你也赶紧捎上陆总回去,别在这瞎忙活啦。”

 

被点名的四个人相视而笑,卫卫在旁附和:“是啊,各位帅哥不用担心,这有我陪着就行。”

 

“卫卫你也回去,你在这我还嫌你吵呢。替我开电视,调个、调个春晚的回放,完事你们就一起离开这房,别妨碍老太婆看晚会。”

 

今年情人节逢上春节,用骆闻舟的话来说就是喜上加“囍”。本来费渡想这么“囍”庆的大好日子可以在自家集团酒店开个房“乘舟破浪”一番,但考虑到骆闻舟第二天一早还得回市局值班,不宜太浪,最后还是按骆闻舟的意思,两个人在家好好吃顿饭,然后在漫漫长夜享用些轻食甜点作罢。

 

然而菜还没买回来,费渡就收到陆嘉的信息说桑姨在家不小心摔了一跤,整个人坐在地上起不来,他和周大哥正好过去拜年,在门外听见桑姨呼喊,这才破门把老人家救了起来,赶紧送去了医院,检查后发现手肘骨裂,建议留院作观察治疗。

 

桑姨没有亲人。大过年的,老人家一个人在医院,想着会挺寂寞,于是骆闻舟立刻调转车头,载着费渡一起赶去探病。

 

于是就有了现在神采奕奕的桑姨苦口婆心地劝年轻人们都赶紧回家过节的场面。最后周怀瑾安排的私人看护到了,费总、陆总、周总、骆队,外加卫丫头五个人终于一起被中气颇足的老人“轰”出了病房。

 

天已经黑了,月亮在夜空微笑。

 

陆嘉说他和周大哥先送卫卫回家,骆闻舟看着陆嘉和周怀瑾,一胖一瘦、一壮一薄的身影在街灯下拉出两道般配的长影子,扭头问费渡:“所以他俩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住一块了。周大哥说陆嘉那地方,说是狗窝都怕侮辱了狗,前阵子让胖子搬去他家了。”费渡边答边随骆闻舟往停车的方向走,“不过我看他俩不太像那回事。他俩是同病相怜,一个没了哥哥,一个没了弟弟,在这世上已经没有家了,如今凑到一起,又有了点家的意思。”

 

那些永远无法消弭的创伤让家分崩离析,剩下的人守着些断壁残垣,苟且过活,直到遇到彼此,尝试着两堆断壁残垣拼在一起,勉勉强强,重新拼出了象样的屋瓦墙壁。完好如初自然是不可能了,新凑合的“家”有无数裂缝与漏洞,刮风下雨天总得漏风渗水。所幸是未来还长,两个人在一起,破哪补哪,一面耐心修补,一面慢慢过下去。

 

骆闻舟本来走在前面,此时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等费渡与自己并肩时牵住了他的手。费渡笑了笑,捏了捏骆闻舟的掌心。

 

拉开车门时,费渡发现副驾驶上正躺着一束灿烂的向日葵。

 

“趁你在走廊打电话时跑去附近买的。每年的传统,怎么着得保持。”骆闻舟的下巴歇在费渡肩上:“情人节快乐。”

 

费渡作出惊讶样:“这回败给你了,忙了一晚上,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骆队,要是您不嫌弃,我……”

 

“以身相许是吧?”骆闻舟打断了他,等不及似的一屁股坐上了驾驶座:“不嫌弃!那赶紧回家,别耽搁正事。”

 

等回到家,骆闻舟就会看到在家门口前围了一圈的香槟玫瑰,酒店的丰盛夜宵也该送到了。

 

每年的传统,怎么着也得保持。






评论(23)
热度(178)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