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学渣的2021年2-3月:看完的书

*上月没做总结,就两个月一起写了。


《厌女:日本的女性嫌恶》

作者: (日) 上野千鹤子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译者: 王兰

出版时间:2015年1月

“由于我出生生长在一个厌女症植根太深的世界,我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厌女症的世界。”

“女性主义否定的是‘男性性’,而不是个体的‘男性存在’。”

“女性主义者就是自觉意识到自身的厌女症而决意与之斗争的人。”

“对于女人,女性主义是与自我和解之途。”

本书算是一部关于社会无处不在的厌女症现象的剖析与杂谈,作者举的例子比较芜杂,像是全方位大包围地去谈论厌女的具体事例及其背后的因由。她指出厌女体现在男人身上是对女性的蔑视,在女性身上是对自我的厌恶。

男性通过将女性他者化/客体化来建构自身性主体地位,男性的同性社会性欲望(male homosocial desire)使相互承认对方为男人的人们形成男性集团,同时把女性及女性化的男性排除在外。面向男人与女人的性道德是不一致的,性的双重标准(sexual double standard)将女人分为“好女人”(圣洁、纯真、慈母、贤妻)和“坏女人”(荡妇、妖女、玩弄对象)。

女性的自我厌恶相对隐蔽,女性会通过两种策略把自己从被厌恶的女性群体中摘出去,使自己成为“例外”,从而在事实上强化女性群体的劣等逻辑。一是成为男性化的女性,二是成为“去女性化”的女性。前者是认同男人社会的价值,成为父权的共谋者;二是通过自我逐出女性群体,自我确认为“丑女”(缺乏女人特质的女性),来说服被嘲笑的女性是其他女人,不是自己。

作者最后的结论是女性主义者是意识到自身厌女并与之作斗争的人,女性主义实际上是女性的自我和解。同时她也提到了男性的两种自我厌恶,对“身为男人”的厌恶,与对“不够男人”的厌恶。男人需要如何自我和解,本书没有答案。

这本书我不能说看得很懂,但我认为每个女性甚至男性读这本书都能在其中得到共鸣,因为这些事情就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发生。这本书像是提醒,在我们对一些现象早已习以为常时让我们意识到,这其实就是厌女。当我们意识到问题,我们才会去思考问题产生的原因,以及问题解决的方法。


《阅读浪漫小说:女性,父权制和通俗文学》

作者: [美国]珍妮斯•A. 拉德威 

译者: 胡淑陈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虽然作者讨论的是二十世纪末美国浪漫小说(BG)的女性读者群体,但当下喜欢看耽美的朋友读这本书应该还是会有种“这就是我本人”的感觉,我很推荐这本书,并且我也是不敢说自己读得很明白,往后还需要反复回顾整理学习。

作者讨论了美国商业化浪漫小说产生并流行的背景,通过对女性读者群体的访谈和观察来讨论女性阅读浪漫小说的原因、浪漫小说于她们的作用与意义,指出阅读浪漫小说的行为于女性而言是对传统社会角色带来的压力的逃避,情感补偿与精神复原,也是女性建构自身主体性的一种柔和探索。她特别提到了女性对悦己的愧疚感以及愧疚感产生的原因——女性作为家庭服务者的传统社会分工,同时也指出了浪漫小说的抗争性不足。


《太古和其他的时间》

作者: [波兰]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译者: 易丽君 / 袁汉镕

出版社: 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品方: 后浪

出版时间: 2017年12月

虽然波兰作家的作品我可能就只读过这本和舒尔茨的《肉桂色铺子》,但也许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两部作品的共同点就是语言瑰丽斑斓,充满奇幻灵动的想象和隐喻,带着寓言的色彩。它的叙事是碎片式的,展示了一个虚构的地方太古以及生活在其中的几代淳朴村民的命运,囊括了人生的喜怒哀乐与生老病死,充满原始生命力。


《陆犯焉识》

作者:严歌苓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10月 

非常饱满丰富的小说,可以从不同角度切入来谈:时代拨弄与个人命运;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烙印与磨难;被禁锢的身体与自由的灵魂;传统中国女性形象与生命经验;不渝的爱情与爱情里的偏差……荡气回肠,厚重哀婉。最打动我的还是陆焉识和冯婉瑜的爱情。两个人的精神世界是严重不对等的,因而他们的爱情也是架空无落处的。婉瑜的爱从一而终、无言而坚定地恒久付出,焉识则到老才迟到地认清此生挚爱。迟暮的爱悲喜相混,有种真正相濡以沫之感:

“他们的相亲相爱很古典:眉目传情,两心相悦,心里有,口中无。”

“所有人看着这一对老恋人当众说悄悄话。几个回合的悄语过后,焉识慢慢直起腰。婉瑜已经抿住了嘴,闭上了眼。该说的说了,该打听的打听着了,脸上一派满足。”


《天涯客》

作者:priest

之前看倪湛舸老师在《第一财经》的采访说,像《天涯客》《有匪》这样的作品属于“新新武侠”:

“二十一世纪的‘新新武侠’有两个特征:一是超自然元素阴魂不散又杀回来了,二是女性读者和作者大量涌现,开始改造男性中心的书写……故事里有长明山剑仙(叶白衣),这就回到了漫长的剑仙小说传统,故事的主线是主角的情感(温客行和周子舒)而非传统的男性成长(张成岭)。”

“新新武侠是传统武侠和浪漫小说的合体,是一个女性主导的想象空间。”

我向来对武侠不太感兴趣,现在想来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对男性视角下的传统武侠没有太多共情(以男主成长为主要线索的仙侠和权谋我倒是挺喜欢),一直没安排P的这部,一来正是因为武侠题材,二来想着这是她早年作品,也许会不太成熟。

最近原著、电视剧、广播剧三线並行安排了,看得出来P刻画群像的能力远没有她后来写《杀破狼》和《默读》强,但它的主题很简单也很清晰,就是P所说的“跳出去”,追寻自由、理想、爱情,哪怕跳出去不能保证有好结果,还可能因此粉身碎骨都在所不惜。它写到了“跳出去”的代价,但没怎么着墨“跳出去”的责任——讲到这里我又忍不住提《残次品》,你看陆必行就是个带着理想主义出门的意气风发小青年,经历风霜和摔打后懂得了在跳和不跳之间,除了对自己能力与勇气的考量,还要考虑对他人的责任。总的来说《天涯客》有着非常意气风发的理想主义,挺让人心情激荡,我看这本书的第一个感觉是当时的P很轻快,想法很简单,后来的她开始往作品里装载更大更沉重的命题,就感觉她变得没那么快乐,但主题和思考也变得更深刻。

顺便再说说,我这两天刚开《七爷》,看了十几章,感觉比起《天涯客》我更喜欢《七爷》:语言更灵动流畅,有些地方有种古龙的味道,怀疑当时的甜刚看过古龙;CP的人设也更戳我,第一章的命定纠葛就让我很感动,待我下月再来repo。

评论(4)
热度(6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