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舟渡|狐与狼

*赛博朋克,非原著向,灰狼与狐狸的老司机互撩,各怀鬼胎,3.5k

*系列目录

《烟花易炽》:本篇

《时间回溯》 

《拢捻抹挑》 


        人造天穹绚彩变幻,城际列车疾驰如飞。烟花像盛大的瀑布往世间倾泻璀璨,倚在车窗前的人的侧脸被焰光照亮。眷眷的唇分开时牵出粘连的丝线,潮湿的气息犹在你勾我缠。

        “你好苦。”费渡嗒着残留于齿颊的黑咖啡涩味,呼吸随车身微晃而起伏。

        “你好甜。而且,我等会要被查酒驾了。”男人清澈的目光和春风般的笑让费渡想起小时候去原生态保留区感受过的大自然的风清月朗。在人的面容和自然的天气都能被人工精确调校的时代,像这样真切自然的笑颜是稀见的风景。

        跨年的钟声在列车广播中敲响,费渡的手臂再次环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的胸膛重新贴上了他的身体。

        窗外夜空星流光转,费渡濡热的耳朵被吹进温情的喃喃:

        “新年快乐。

        “宝贝儿。”

        费渡不禁仰颈轻笑,心想男人自来熟的技能算是炉火纯青。明明一个小时前,他和他还是陌生人。


        一个小时前。

        城际列车站灯火通明。今夜是除夕,大部分要返乡的人都已赶上了较早班的列车,旅客在开阔的候车广场显得稀稀落落。

        费渡在贵宾候车室外型憨胖的乘务AI带领下往VIP登车通道走去,身后跟了个银灰色的高大助手AI,随行的两大箱行李提在AI手里彷佛没有重量。

        一个声音在通道口前叫住了他。那是个头顶墨镜、穿黑色贴身风衣的英俊男人,身材挺拔,气质潇洒。

        对方在他面前约两米处——助手AI的警戒圈前止步,并未作自我介绍,而是径直道:“不好意思,你这个助手好像有点问题,不介意的话……”

        未等费渡回答,男人已从自己的手环调出扫描灯,蓝光被投射在AI提着行李的手上,光滑无瑕的金属机身表面随即现出小面积的网状裂纹,一枚小巧纤薄的芯片就贴在网纹中央。

        男人随和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彷佛真诚无害,他往前迈了一步,轻松踏进了AI的警戒范围,然而AI却全无反应。

        费渡见男人把衣袖捋起,肌肉紧实的手臂自动覆盖了一层半透明的纳米手套。男人隔着手套去碰芯片,就像铁片遇了磁铁,芯片立刻被牢牢吸在了男人的掌心。

        “应该有人干扰过你的助手,把隐形芯片安在了它身上。”男人如此解释:“是复合加密型芯片,具备定位追踪和资料盗窃功能,加密做得不错,想反追踪得去专门的实验室,而且估计也只能找到个空壳窝点。”

        他边说边和费渡坦荡对视:“我建议你去做一次全面的信息安全扫描。而且,这么说有些冒昧,但对方这么大费周折黑进你的AI,恐怕你的个人安保也需要重新检视。”

        费渡眉眼弯出柔和的弧度,指尖在男人掌心若即若离,最后蜻蜓点水地把芯片勾了去:“多谢这么专业的建议,我回去一定好好处理。这位先生应该是业内行家吧?不知怎么称呼?”

        男人笑时会出洁白的虎牙,让那张成熟的脸带了几分意气风发。他作势要和费渡握手,却在费渡伸出手之际,以自己的手背在费渡的手背顺滑地蹭了过去,像一场不多不少的礼尚往来。

        费渡手环的屏幕在皮肤相触的瞬间被点亮,一张电子名片悬在手环上方:

        夜光安全服务有限公司

        特别调查保障队  

        队长       骆闻舟

        虽然桥段略显老套,但胜在主角姿色上乘,风衣下若隐若现的身材线条引人入胜,小把戏的尺度也算把控得恰如其分。费渡眨了眨眼,当即决定配合这场未知情节的戏码演下去。如此一来,至少这趟短途车程不会觉得无聊。

        于是他主动把骆闻舟邀请到自己在头等舱的独立包厢,乘务AI智能识别了二人关系,为他们贴心地准备了人造的娇嫩玫瑰与摇曳烛光。

        费渡晃着杯中甜酒,和骆闻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骆队跨年夜还在火车上跟我烛光晚餐,回去可要好好跟爱人解释了。”

        暧昧烛光下,骆闻舟左手无名指的银色戒圈分外耀眼。

        骆闻舟扫了眼自己的戒指,并未回答,只是从手环调出屏幕:

        “费总,给你看看我儿子的照片。”

        费渡眉目舒展,无所谓地看骆闻舟打开相册

         ——占据了整个屏幕的圆润猫脸赫然出现在眼前。

        骆闻舟又划了几张照片,全是那只霸气的肥猫各种“颐指气使”的姿势。其中一张照片拍到了肥猫胖得几乎找不着的脖子,那半透明的认证项圈引起了费渡的注意:

        “这猫是,自然猫?”费渡不禁有些惊讶,他上次看见活的自然猫,还是在孩提时代。

        人类曾经热衷饲养宠物,其中以猫狗最为常见。然而随着人类寿命大幅延长,寿命短暂的宠物于饲主像一场来去匆匆的陪伴,徒增烦恼和遗憾。与此同时发生的是人工智能技术革命,以及人类进入娱乐爆炸时代,人造宠物开始大范围流行。人造宠物无论在外观还是行为模式上都与自然宠物几无二致,它们能清晰识别主人意图,精准执行主人指令,还被加载了诸如保洁、安保、心理干预与家庭医生等便利功能,把需要饲主耗费时间与心力照顾、需要经历生老病死的自然动物完全比了下去——当人类拥有了调控自然的能力,就很少有人愿意切身实在地去经历自然的、充满痛苦与悲哀的生老病死。

        “是啊,我还是喜欢自然猫。脾气够臭,感觉够真实,毕竟这年头什么都是人造的,假得太没劲。虽然每次我出差需要拜托父母照顾它都感觉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骆闻舟笑得有些孩子气,像个闯了小祸需要别人替他收拾的小屁孩。

        他扬了扬手上的戒指,眼神真挚:“我没结婚,这戒指有收集环境数据的功能,算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专利小发明。“

        “我还以为骆队是个‘婚姻主义者’。”

        人类结婚率早已一跌不起,生育率更是不值一提。选择够多,寿命够长,当代人信仰自由万岁,分分合合全凭心情,没什么人愿意在一棵树上吊死。就算真有情侣一时冲动昏了头,也顶多是签个短期婚约,招呼亲朋好友见证几个月的合伙关系,之后便是和平分手,各自快活,谁都没有道德负担。过去有“独身主义者”一说,如今绝大部分人都成了这个主义者,再特地标明已无意义。倒是“婚姻主义”成了一种不多见的身份标签,带着某种复古的浪漫韵味。

        “我倒还真是,不过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骆闻舟说这话时深深看着费渡,眼睛里像有一汪不知冷热的深潭:“我相信能持续一生的感情。应该说,我对人性还没完全失去信心,我不信人类之间的感情抵不过区区几百年时间的消磨。怎么,费总不信吗?”

        费渡呷了口甜酒,笑意盈盈:“如果你真要问我对人性的信心,那么我还得先厘清什么算‘人类’,什么是‘人性’。现在每个人类的身体都多少有点人工的痕迹,比如像骆队你们这种有战斗需要的,恐怕体内也植入了不少机械吧?就算是普通老百姓,为了防病延寿,都会给全身置换不少零件。我这人呢,又懒又肤浅,没工夫斟酌这么高深的哲学问题。”

        骆闻舟爽朗地笑出声,“费总说得对,是我冒昧了,自罚一杯。”说着便举起他面前的黑咖啡和费渡碰杯。

        “骆队真不尝尝这酒?这是我的私藏,味道很香醇的。”

        “不了,待会下了火车,我还打算自己开车回家。而且……”骆闻舟没往下说,费渡却分明知道对方的视线在自己唇上游移,还是那么坦坦荡荡,被摇摇曳曳的烛光映出了几分火热。

        “费总,跨年烟花要开始了,想看吗?”

        所谓跨年烟花说的是城际列车头等舱观景窗制作出来的烟火光影秀,实际上外面无烟无火、无声无息,但只要乘客选择观看,就可以享受一场能以假乱真的烟花盛宴。

        费渡欣然应承,和骆闻舟并肩站在包厢里观景车窗前,五光十色的烟花在眼前骤然炸开,满目晶莹的碎片在夜空里簌簌纷纷洒落。

        骆闻舟忽然转过视线,“你的唇被酒染色了,怪好看的。”

        二人目光相遇,在星河灿烂前做了一场无声的你推我搡。

        费渡觉得这场较量是骆闻舟败了,因为骆闻舟先开了口:

        “你刚刚问我要不要尝这酒,请问我现在还可以尝吗?”


        列车在零点三十分到达燕城,陆嘉和手下已经早早等在车站出口。

        他遥遥看见费渡身边有个陌生男人,于是并不急于上前迎接,而是等费渡和那男人在路口告了别,才慢慢走上前。

        “费总,需要我派人跟着他吗?”陆嘉问。

        费渡轻声嗤笑:“不用,人家是专业的,你们的人去跟,很容易被他甩掉。没关系,他会主动送上门的。”

        陆嘉看向自家老板值得玩味的表情,还有嘴唇那不易察觉的微微红肿,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谁让他跟了个天生爱作死、还毫不介意把自己当诱饵老板!

        “我让你查芯片,查得怎么样了?”

        费渡边说边上了安保车,陆嘉立刻调出屏幕给他看:“查了,是苏总的人。”

        “又是苏程?那老东西能力没多少,净爱搞这些旁门左道。你找人去给他个警告,做得干净点。”

        “是,我这就去。”陆嘉接了指示,马上拉开车门下了车。

        费渡倚着座椅靠背闭目养神,唇上那潮湿的酥麻感尚未完全消散。

        “骆,闻,舟。”

        他在静谧的车里喃喃,嘴角微微上扬。

        骆闻舟钻进自己的越野车,从车载工作台调出加密的工作日志,开始作任务记录:

        “1月1日,首次接触‘狐狸’,达至‘春分’阶段,目前一切顺利,暂未发现异常。他……味道很好。”

        电子笔记本一字无差地记录下主人说的话,那臭脾气的主人却突然笑着斥道:“哎谁让你乱记的?分不清哪些是有效信息哪些是胡说八道了?最后一句给我删掉。”

        兢兢业业的笔记本莫名其妙地挨了骂却也并无怨言,立刻乖乖删掉了最后一句。

        骆闻舟把手伸进裤兜里摸烟,却先摸到了三片装安全套的软盒。

        费渡身上的森林香和甜酒香彷佛还在渗在自己的一呼一吸间,骆闻舟舔了舔牙,把安全套塞回兜里,摸出电子烟缓缓抽起来。

        套狐狸可不能操之过急。


 

*有看过老年舟渡《百岁无休》连载的朋友可能会发现这里面的时代背景设定有部分沿用了那个系列~

 

 

 

 

评论(39)
热度(277)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