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吻下来,豁出去 | 二十世纪英伦舟渡

*打算写几对平行时空舟渡几种不同的吻,没想到第一发居然写了虐,后面几个大概就会甜了~

*二十世纪英伦舟渡系列目录


别离之吻


     伦敦总是涳涳濛濛,让我想起江南烟雨。可伦敦不是水乡的婉约温柔,而是冷肃淡漠,静寂阴沉。

     临近别离的那个礼拜,我和骆君谁也没提别离。

     我陪着骆君打包行李,一半帮忙,一半捣乱。

     我们的公寓只有一个衣柜,衣物向来挂得凌乱而拥挤,我的和他的紧贴在一起,有时连袖子都缠成一团,仿若连理,难解难分。

     我把骆君的衣服从盘根错节里逐件抽出来递给他曡好,他将西式礼服码在床上一侧,中式褂子码在另一侧,码得整整齐齐。

     我记得他过去没有这么细致整洁,骆君爽朗地笑起来,说这还不是因为同你在一起才锻炼出来的。

     两位少爷一起生活,没有佣人使唤,其中一人不就得兼备些服侍的才能,如此方可把日子长久过下去。

     我的心口被什么刺痛,随即低头呷了几口茶几上的甜酒,良久才轻晃酒杯笑道:“看来我以后得雇个人服侍了。”

     他眼眸潋滟,上前扶稳了我的手腕,就着杯沿也抿了些酒,然后沾在我们唇边的酒就被对方舐了去。

     隔着楚河汉界相望的中西衣物被揉在了一起,搅成了一塌糊涂。

     那个礼拜我和他尤其肆无忌惮。校园的密林盛荫下,图书馆纸香浓郁的藏书背后,电影院明灭的光影里,我与他交颈相缠,一次比一次急躁,直至二人一同被狂热吞没。

     唇舌被撕咬出的伤痕彷佛沥血之盟,比我和他腕上的红绳更鲜艳扎眼。

     可誓不能守,人不可留。

     骆君走后,我仍在那所公寓里住着。

     我在电报里骗骆君说我业已退租,告诉他房东翌日即寻到了新租客,是几个大一的新生,想必公寓里我和他的一切痕迹都会被那些闹腾的学生迅速抹去。

     事实是我独自承租了公寓,并未雇佣人服侍。

     守不住誓言,终究也还是能守住一些虚无飘渺的回忆。

     伦敦进入了漫长的雨季,乌云彷佛止血的棉絮,堆得层层叠叠仍是杯水车薪,止不住千疮百孔的天穹漏下的淅淅沥沥。

     我总在露台饮酒,静看天穹泣血,想念骆君的一切。

     经常被我捧出来回味的是无数个雨粉霏霏的黄昏,骆君和我并肩站在露台,他夹在指间的烟在纷纷雨幕前画出缠绵的烟圈。

     我和他在雾与烟中接吻,他的吻里有甜酒的味道。

 


*如果有追看本系列的朋友(我想并没有,嘤)可能会发现这里的结尾和本系列的首篇《天青蓝》 呼应了,那篇写的是:

"我们踏着夕阳散步到了僻静的角落,他的吻里有青草的味道"

*作为一个HE爱好者,我未来大概还是会把它圆回去吧。

评论(26)
热度(199)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