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七爷》随记:风霜倦客入桃源


*看我写了这么长就知道我多喜欢这本书,快来吃我安利!

*含剧透,怕剧透的朋友请闭眼刷过去~


《七爷》是一个“重新开始”的故事。


一片痴情的景北渊守了赫连翊六世,六世爱而不得,六世不得善终。白无常倾尽修为让他重来一次,第七世的景北渊整个人都透着疲惫和沧桑。


他的前世今生都浸泡在尔虞我诈里,处处都是算计:“虚与委蛇,长袖善舞,这些东西都是刻在他骨子里的东西,像是一抹虚伪苍白的保护色从小就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习惯了这些个尔虞我诈。”他的激情已消耗殆尽,心也燃不起来,此生对赫连翊没有爱的欲求,还因过分了解赫连翊的多疑和心狠而对其有本能的恐惧。


若生在太平盛世,他定然不争不抢不掺和,只求活得舒服,好好当个富贵闲人。奈何大庆江山危机四伏,而他骨子里有家国黎民,于是这一世他的唯一目的就是助赫连翊上位,盼其成为明君令大庆中兴,而后想办法全身而退,不再与之纠缠。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很适合用来形容景北渊。在《天涯客》里七爷看退出天窗的周子舒:“他以为他们两个是一种人。可时至今日,他才发现他们并不一样,自己始终没有他那样拿得起放得下的江湖气。他从来不曾坦荡过,看着周子舒活得这样磊落,竟生出了隐隐的羡慕来。“尽管景北渊这一世已经很“自甘堕落”,有意无意地耍废,但他还是对很多事情放不下,多心,执着,活得很累。


乌溪是北渊的世外桃源,给了他一份豁然开朗。


南疆巫童很纯净简单,直来直往,从不拐弯抹角。他喜欢一个人就全心全意地喜欢,要对这个人好一辈子,命都可以给对方。但他不是什么小天使,反而是个“小毒物”,对待仇敌也是杀之而后快,毒辣起来毫不含糊。


我觉得小毒物这个设定非常妙,若乌溪是个干净单纯如圣母的人物,那北渊恐怕还是得敬而远之,毕竟北渊实在不是什么好人,也做过不少腌臜事,如果说像景北渊、赫连翊、周子舒那样的人是深浅不一的灰,那么乌溪就是纯黑。灰会把纯白染污,却不怕把纯黑弄脏。


北渊和乌溪的精神世界无疑是不对等的,事实上这世界没有人能和北渊的精神相配。北渊心有千沟万壑,乌溪没办法明白。但乌溪聪慧,有灵性,有动物般的直觉。所以当北渊好为人师地和他东拉西扯时并不是在对牛弹琴,乌溪能把北渊的话听懂,能察觉北渊的一些情绪和心思。所以尽管乌溪不可能真正达到北渊的精神境界,他也不是傻乎乎的一头牛。


我看到不少人说觉得北渊和乌溪的CP感不强,理由就在于二人的精神不是势均力敌。我赞成他们精神上无法实现真正平等的沟通,但同时我并不认为北渊需要一个和他同频同调的人。北渊喜欢动物和孩子,就是因为他们简单。北渊正是怕聪明人,怕城府和他一样深的人,因为这样的人让他本能地去提防。


而他在乌溪面前是可以放下所有伪装的。乌溪不能完全理解他,但他能确定无疑,乌溪永远不会害他,会无条件地信任他,哪怕他做过很多坏事,乌溪都不会去评判,会一直对他好,这是北渊这个久经风霜的尘世倦客求之不得的安全感。


虽然这样看来,乌溪对北渊的爱似乎比北渊对乌溪的多。但转念一想,乌溪对北渊,是少年一生一次义无反顾的深爱;北渊对乌溪,却是历尽千帆、被爱伤害无数直到心死后,还能下定决心再爱一次,决定认认真真伴一人终一生。其实两份爱各有分量,真难说孰重孰轻。


总之看完《七爷》,就像是陪一个长途旅人在风霜雨雪里行了很远的路,现在看他终于到了家,可以在红泥小火炉前舒服安适地睡上好觉,有种释然的舒坦。


最后顺便说说景北渊和周子舒的神仙友谊。全书最称得上景北渊知己的是周子舒。他们两个都是极聪明、城府极深的人,手段毒辣起来谁也别说谁。他俩是在龙争虎斗的漩涡里最理解彼此的人,全书有两段写了北渊和子舒的友情,我觉得特别妙。


一是写北渊此生初见周子舒,想起了前世他终究落得被赫连翊白绫赐死的命运时,周子舒虽领主子命办事,却还是念交情提前告诫北渊,只可惜北渊当时不肯听劝,执迷不悟,这段写得很悲壮:

     「周子舒还特意趁着半夜三更时,只身潜入过王府,告诫于他,只可惜那是景七心里打了个死结,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当时和他说得什么话呢? 

    像是……如有来生,定要和你痛饮一场,不醉不归。 

    那日周子舒长叹一声,拂袖而去,隔日朝堂之上,南宁王十大罪状昭然而下,一字一句,砸得他鲜血淋漓⋯⋯

    世间有白首如新,有倾盖如故。 

    好友,前生约了与你不醉不归,如今你虽不记得,我却是前来赴约了“」


二是子舒查到了北渊为自己准备退路,但放了北渊一马,这段把两个人的聪明和同是常伴储君侧者的互相理表现得很好:

    「景七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神竟有些示弱,带上些许祈求,张开嘴却没发出声音,只见嘴唇极慢地动作:“放我一马——” 

    周子舒和他一站一坐,对视半晌,忽然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将那张薄薄的纸举起来,凑到火烛旁边,看着它一点一点烧成灰烬。 

    景七轻声道:“我欠你一次。” 

    周子舒大笑,转身出去:“他日山水江湖自有相逢时,还望王爷赏杯水酒喝。” 

    景七也是一笑,也不管他走远了听不见,兀自低低地道:“那便一言为定。” 」

评论(21)
热度(342)
  1. 共26人收藏了此文字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