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七爷|翩跹入夏

*写点轻松的南疆日常,让乌溪和景七跳了个舞💃


        是日立夏,南疆庆节。

        大巫乌溪曈昽初出即已率巫者众登上阔珞山,祭伽曦大神,祈风调雨顺。祭典后乌溪还要巡访阔珞山后的山巫河巫部落,与山河长老们一同议事。

        景七从不问南疆政事,乐得当个悠哉游哉的富贵闲人。乌溪前脚刚出门,他后脚就换了身南疆平民简服,由几名亲卫随同到主城市集四处闲逛。

        南疆虽已流通货币,百姓间的以物易物亦仍盛行。景七随身带了些精致小巧但不贵重的小玩意,在熙熙攘攘的市集上兴致勃勃地以尚算流利的南疆话同热情淳朴的南疆百姓攀谈,换来各种稀奇有趣的物件,至黄昏时分方尽兴满载而归。

       此夜主城中心楼大街有祝夏盛会,南疆百姓穿着颜色鲜艳、花样繁复的传统服饰,纷纷聚到灯火通明的大街上,围着一簇簇绽放的篝火起舞歌唱。南疆人大多能歌善舞,他们带着自己的琴笛鼓铃赴会,在星月清朗的夜晚纵情欢乐,庆祝夏日到临。

        一袭黑袍的乌溪立于中心楼高台之上,手执权杖,站得笔直,平静肃穆。

        景七本想混进大街上载歌载舞的人群里观赏这祝夏庆典,然而不知是那小毒物实在眼神太利,还是他景北渊气质果然超俗,总之尚未待景七寻着个视线良好的地方站定,高台上的乌溪已用那双漆黑的眸子把他结结实实地圈起,彷佛在野外紧盯猎物、伺机而动的狼。

        此时一个舞姿灵动的南疆姑娘长裙摆飘扬,引起人群一阵喝彩。她面容秀丽,上衣鲜艳如灼,长裙姹紫嫣红,身子旋转时挂在手腕与脚腕的铃铛清脆作响。姑娘眼波如勾,长袖如索,只见她柳腰摇摆,那袖子一角便拂过了景七的肩。

        未及接过美人秋波,景七下意识地抬头往高台一瞥,正与乌溪那比浓墨还稠的眼眸结实相对。那位神色清峻的大巫目光平直,只遥遥冲景七做了个口型:

        北渊,上来。

        景七觉得自己就像个贪玩的孩童试图躲起却依然被大人逮住一般,他朝仍翩翩起舞的姑娘露出个得体的微笑,然后在亲卫的开路下行向高台。

        清澈的夜空忽然炸开数朵璀璨的烟花,光彩夺目,引得人们哄然欢呼。有人开始起哄,用南疆话叫嚷着什么,民众愈发兴奋,开始齐声朝高台喊着一个景七听不懂的词语,声势浩大,欢庆的情绪被推至高点。

        景七正欲回头问亲卫他们在喊什么,却见台上的乌溪嘴角微扬,把手中权杖交给身旁的奴阿哈,然后解开了那袭威严的黑袍,露出里面一身精细的玄色传统服饰。

        乌溪上前两步,走到高台前沿的篝火前,迎着雷动的掌声与欢呼张开双臂,台上台下的乐师同时起奏,乐声盛大,气势如虹,乌溪在那乐声里跳起了舞。

        那应该是南疆古老的舞步,与台下人们那些轻浮婆娑的歌舞不同,乌溪的每个动作都既奔放豪迈,又带着一种气势逼人的肃穆。他扎着小编的乌黑长发随身姿旋转而飞扬,此夜无风,他玄色的衣襟却被刚厉的舞姿带起飒飒风鸣。明快跃动的篝火被掌风激起,骤然迸散如星烁。

        景七不觉顿住脚步,台下声浪奔腾,而景七的眼里只剩下一人。

        起舞的乌溪身姿潇洒,他掬星揽月,催风拢火,熊熊焰光映在他棱角分明的年轻脸庞,威凛若神使。

        景七随着台下人群一同叫好,乌溪则像能从鼎沸人声中准确辩出景七所在的方位。只见他仰头下腰的瞬间斜睨景七一眼,眼神里带着一抹温柔。

        最后乌溪长靴顿地,轰烈如擂鼓,奔放的乐声齐整收束,璀璨的焰火再次升腾至清朗夜空。

        乌溪领着台下人群吟诵一曲祝夏谣毕,南疆百姓重新在台下欢乐迪唱歌跳舞。景七也终于登上了高台,乌溪微笑着向他走来,站在他身旁。

        “小毒物,我竟不知你还会跳舞。”景七靠近乌溪,勾了勾他背在身后那只手的尾指。

        “南疆男儿都会跳舞。”乌溪平平板板地回答,一边张开手掌把景七不安分的爪子拢住。

        “可你跳得最好看。”景七凑得更近,同他咬耳朵道:“比我此生见过的所有舞都好看。”

        乌溪直直地看向景七,不知他这话是真心还是哄人,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换了话题:“你今日去哪了?”

        “去市集给你买礼物呀。”说着,景七从怀里摸出一个绣囊打开,一颗海棠红的宝石滚落在乌溪手心,看着温润圆滑,色泽明艳却并不俗气。

        “我不知这是什么石,就是觉得挺好看。”

        “这是一心石,因为它像人的心脏。我们南疆的爱侣喜欢拿它作定情信物,表达一心爱一人。”乌溪把宝石举到在灯火下端详,“你换来的这颗成色绝佳,当属上品。”

        景七趁无人注意轻轻给了乌溪一肘,“不解风情的小毒物,我这是送你礼物,还是请你给我品鉴石质?”

        乌溪凝视景七良久,才像忽然反应过来,笑逐颜开道:“谢谢。”他把宝石放回绣囊,将之小心放进怀里。

        这时乐师们奏响了新的一曲,悠扬动听,乌溪突然牵过景七的手,“我想和你跳舞。”

        夏夜欢腾,篝火雀跃,景七在乌溪的指引下,渐渐踏起了翩跹的舞步。高台上共舞的二人衣袂飘飞,喜乐洋溢。​​​​​​


*后续幻想了一下二人共舞的场面:

        南疆男儿乌溪的舞带着一种原始且神秘的野性,热烈奔放,充满天然泼辣的生命力;中原王爷景七虽不识这样的舞蹈,本身却也是风流随性脸皮厚,便由着乌溪牵引旋身起舞,即便一身素衣,那芝兰玉树的气质也让他像个因被人间鲜活吸引下凡的谪仙,一舞踏红尘,清影涤浮生。


评论(17)
热度(357)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