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默读 | 高考后的一段对话

*对话和动作练习,写点絮絮叨叨的日常

       “陶陶,手机借我。”骆闻舟望向车窗外傍晚橘蓝的天空,似是漫不经心。
       “给,”陶然不假思索地把手机递了过去,“你手机没电了?”
       “有。”骆闻舟边应声边低头在键盘上按着什么。
       “那你要我手机干嘛?”
       “发信息。”
       “发给谁?”陶然凑过去。
       “紧张什么?又不是给你对象发。再说了,你有对象吗?”骆闻舟挑起眉梢,样子有些欠揍。
        他把手机举到陶然鼻尖前,陶然斗鸡眼地来了个大后倾, 总算看清屏幕里的字:
        费渡,恭喜考完,接下来好好放松休息。但是注意,你未满十八岁,别去禁止未成年人出入的场所,不吸烟,不喝酒,不要过度玩乐。哥祝你金榜题名。
        “像你说的话吗?”骆闻舟饶有兴味地打量着眉头皱成一团的陶然。
        “一点都不像。我给他发信息的时候不带标点符号,语气也没这么尴尬生硬。”陶然摊手,“你有什么想对他说的,不能自己发吗?”
        “我和他互相拉黑了。”骆闻舟耸耸肩。
        “我说你都出来社会几年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去跟个孩子杠?你……”陶然话没说完,手机响了,是费渡打来的电话。
        “喂,费渡啊,恭喜你考完试……”
         陶然全程无视身旁一会装得满不在乎、一会又挤眉弄眼的骆闻舟,“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和费渡说了几分钟,挂了电话才叹气道:
        “费渡说让你不要自作多情,说他有时间都不会浪费在把傻子拉黑这种事上。”
         骆傻子轻嗤一声,陶然接着道:“我跟费渡说了,今晚我和你和他一起吃顿饭。有什么好吃的馆子,你来推荐。”
        “我不去,哥今晚还要去点禁止未成年人的出入的场所呢。”骆闻舟撇着嘴发动车子,“我知道有家新开的,就在环东路口,离你家和那小子家都近。那未成年人还在考场?我先接了他,再送你俩过去?”
        “他让我给他发地址,他自己打车去。”陶然扣上安全带,“我说你幼不幼稚?今晚咱三个,一块吃,你别找借口跑,我还指望你买单呢!再说,”陶然语重心长地动之以情:“别人高考结束,不是和家里人吃大餐就是跟同学去通宵玩一晚上,费渡就自己一个。刚刚要不是你给他发信息,他今晚可能真就自己孤零零一个了,咱俩陪他好好吃顿饭,庆祝他毕业,好不好?“
        骆闻舟没答话,双眼直视前方,声音平平地报了个饭店地址。陶然欣然把地址发给费渡,知道这口硬心软的幼稚鬼算是应承了。
        到了饭店门口,费渡发来信息说自己还塞在半路,陶然和骆闻舟先进了包厢,陶然突然想起什么,和骆闻舟商量道:
        “说起来,咱要不要给他买点什么毕业礼物啊?”
        骆闻舟飞快浏览着菜单,摇摇头:“用不着,那小子什么礼物都不缺。”他把勾选好的菜单递给服务员,拍拍陶然的肩膀:
        “真想送他点什么,你今晚就找个机会告诉他,虽然他已经毕业,不再是个中学小屁孩了,但你还会继续当他哥,未来他有什么需要,还可以随时来找你。你能这么对他说,比什么礼物都好。”
        陶然认同地点头,拿手肘碰了碰骆闻舟,“你这么了解他,怎么不自己对他说?”
        骆闻舟握起杯子喝了口水,不屑地哼了声,“我怕我说多了,让他自作多情。”

评论(12)
热度(276)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