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二十世纪英伦舟渡|长寿面蒸沸我的眼

*20世纪伦敦留学生舟渡系列,学弟舟与学长渡年下设定,渡第一人称。

*系列目录在这 


        骆君不知用何方法推算出了我的生辰是西历的七月三十一。那日他下课回来,一手提着系蝴蝶结丝带的蛋糕,一手拎了袋面粉说要给我做长寿面。

        蜗居在伦敦二层公寓的骆大少爷毫无京城大贵之家的骄矜,我边做咖啡,边看他和面、备菜、生火、下面,动作流畅娴熟,不久即有油香扑鼻而来。

        我在奶油蛋糕摇曳的烛光前许了一个愿,望他平生顺遂;又向寿面碗上飘袅的水气许了第二个愿(这是骆君的主意,说中西同庆便多挣了一个愿望),于是我愿他常乐常喜。

        “费,其实你是不是并不热衷过生辰,因为觉得那日让你娘亲经受了苦痛?”我摘起蛋糕上殷红的樱桃送进嘴中时,他说道。

        我神态自若,心想我为娘亲带来苦痛岂止那日,我眼前又映出那场娘亲牵着我于黄浦江边的落日逃亡,穷途末路,徒劳无功。

        但此番良辰,何必非要往温汤投冰?

        于是我捧出轻盈笑意,回应道:“以前不爱过生辰,可不是因为以前还没遇见你?若每年生辰都能吃上骆大少爷亲手做的长寿面,哪能不热衷?”

       骆君的眼神显得很认真,我有时喜欢他这样的深情,有时又恼他的灼热,他用手掌抚我的脸颊,说:

        “其实我认为那是你娘亲此生最振奋的日子,因为她在长久的苦痛后看到了最大的求生希望。”

        有一瞬我感到难以言喻的惊心动魄,于是我埋头吸吮起长寿面来,任温热的水气蒸沸我的眼。



*时间线在《吻下来,豁出去》 之前

*那场黄浦江边的逃亡在《残阳赭与落霞金》 


评论(13)
热度(167)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