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舟渡 | 溽暑

*业余猫摄影博主舟 & 纸醉金迷青年渡(二)

*没看过前文的朋友把这剧情理解为网恋首次奔现就好~

*系列目录在这

           

        见面约在周六,地点是燕郊的盛景园。

        在费渡的猎艳史里还未有过“光天化日之下”一起去公园遛弯约会的经验——如果这算是约会的话。不知骆闻舟打的什么主意,但这带几分新鲜感的未知颇诱人。

        走向园区入口时费渡望见骆闻舟站在初夏煦阳下看向自己,像准备给他一个热烈爽朗的怀抱,也像在诱惑他进入一个深不可测的圈套。

        骆闻舟仍是休闲装束,浅色T恤配深色运动九分裤。背包垂挂于单肩,手握长镜头相机,相机的皮质黑色背带随意缠在手腕。

        二人打了照面,没有拥抱,招呼和寒暄都颇有分寸,一同进入园区时相距不远不近。

        骆闻舟熟门熟路且目标明确,仿佛他真是一心一意来拍猫的。偌大的园区,他清楚哪个角落藏着猫,能说出那些猫的名字、习性,甚至猫与猫之间复杂的“社交圈子”他都通晓。

        费渡在其带领下穿梭在园区茂盛的绿树间。他们在婆娑树影下与一只橘白相间的杂毛大猫面面相觑,猫蹲坐在阴凉处,慵懒地抬起眼皮;在百级石阶伫立良久后,又见一双猫耳正从草丛里露出泛着粉红的小尖角……

        午后阴天,空气溽闷,这通常不是费渡会离开有冷气的室内在户外四处晃悠的天气。骆闻舟的步子迈得又大又快,费渡半卷起衬衫长袖,还是很快出了汗,气息也渐促。走在前面的骆闻舟突然停步转身,眼含笑意注视费渡,

        “费渡,你脸红了。”他说得有点轻,让费渡虽听见却又不太确定,随即他又笑着补充道:“晒红的,还流了汗。”。    

        费渡也笑,正面迎向他的眼睛:“看我流汗脸红愉悦么?”

        “挺愉悦的。”骆闻舟脸上的笑容响应了他的回答,他顿了顿,又道:“我觉得你的生活方式不太健康,就一直想着找个机会让你到户外晒晒太阳、出点汗。不然你一天到晚在空调房里,也不运动……”

        “你怎么知道我不运动?”费渡勾了勾唇。

        “噗,那种运动不算。况且想来你的运动量也大不了哪里去。”骆闻舟转了转手腕,相机背带垂在身侧。

        “你对我的了解还不够深。”费渡莞尔。

        “慢慢来嘛,来日方长,会够深的。”他举起相机,镜头面向费渡,迅速抓拍。

        “我是猫么?”费渡对突然成为拍摄对象不以为意。

        “你会挠人吗?”骆闻舟低头检视相机,似乎对刚刚的拍摄成果很满意。

        “看情况吧。”费渡知道除非自己开口,否则骆闻舟并不打算把用镜头捕捉到的自己给他看,刚好    费渡也并不打算对那张照片表现出任何兴趣,欲擒故纵的把戏他俩算玩得不相伯仲。

        费渡从衬衣口袋摘出黑色发圈,随意地把长发扎起:“走吧,这天看着要下雨。”

        零星雨点落下,骆闻舟把相机塞回背包,从包里摸出一把黑色折叠伞撑开,示意费渡过来。

        伞不算小,但两个成年男子并肩而行仍略嫌拥挤。碎雨簌簌纷纷,骆闻舟把伞侧向费渡,道:“我们先上塔吧。”

        塔位于盛景园东南角,有仿古的飞檐石壁。沿螺旋木楼梯攀登,骆闻舟收起的伞沿路抖落雨水。留了一串水滴。

        爬了五层楼梯,费渡觉得自己的膝盖与大腿已开始酸软,眼前才豁然开朗。

        潮湿的凉风涌进楼梯口,雨纱轻笼的重碧叠翠在目之所及处铺张。

        骆闻舟熟门熟路,径直行至塔顶平台回廊一个阴凉角落。此处有朱红的围栏,凭栏可眺望园区的葱茏树木。。

        费渡走到栏杆前吹风,感受着脸颊汗水的粘腻被风带走。远方一双飞鸟一前一后,在雨幕的天空流畅滑行。骆闻舟也站到他身旁,纵目远望,没有说话。

        比起你来我往、互相设套的巧妙言语,当前暂且放空的安静共处更让人感到舒适。 风拂鸟鸣,不远处游人的谈话、嬉笑与脚步声都渗不进此刻此隅的清静。

        费渡其实是个安静的人,尽管认识他的人里没有人会相信这一点。久在轻浮躁动的声色场,他混得如鱼得水,无需作太多努力就能掌控场面,成为焦点。他陪人们痴笑嬉闹,荒唐,孟浪,奢靡,也空洞。

        他想之前他享受和骆闻舟这种有一搭没一搭的交流方式,对那些不加矫饰的具体的生活碎片分享感兴趣,以及愿意如此在溽热的公园遛弯观景,就是为了这份安静。

        骆闻舟的手臂搭在朱红的栏杆上,费渡垂眼那看到小麦色皮肤上的汗毛,屋檐上的雨水滴下,晶莹的水珠凝在皮肤上,再缓缓滚落。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有一环——啊,五环,你比……”歌声惊飞檐上鸟,骆闻舟接起电话,骤然换了状态。

        “嗯,说吧……”只听他对电话那头说话简明直接:“知道了,这就回去。”

        “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我得回去加班了。” 他边说着,脚步已向出口处迈去。

        “慢慢来嘛,来日方长。”费渡把刚才骆闻舟的话还了回去,骆闻舟灿然一笑,“那下回见。”

        “等等,你今天过来没开车吧?我送你过去。”费渡叫住了他,随他匆匆下了楼。

        费渡开车把骆闻舟送到市局门口,路上不时接起电话,问一两个必要的问题,或给手下简短的两句指示。

        车停在市局门口,小雨淅沥。“谢了。” 骆闻舟推开车门,抓起背包小跑而去。

    雨刮器在眼前左右摇摆,费渡摘下眼镜,用丝巾轻轻擦拭沾上镜片的尘埃。

        车门被猛地拉开,只见骆闻舟风风火火地探身进来,沾了一身雨。

        “费总,你要养成随时锁车门的习惯,这样很危险。”

        擦拭镜片的手猝然停顿,因为一只温热的大手未经同意就抚上了他的脸庞。然后他看见骆闻舟俯身,感觉有什么触上自己的额头。很轻柔,让他误以为只是错觉。

        为什么吻在额头上?

        很滑稽,这是费渡愕然间的第一个念头。

        “回去开车慢点。”明明他就他面前,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费渡还是觉得骆闻舟的声音有些遥远,听不真确。

        现在很适合接吻。

        这是费渡的第二个念头,但他们没有接吻。

        男人带茧的手指在他的脸庞弹奏出似即若离的眷眷,然后他转身下车,没再回头。

        费渡锁了车门,凝望骆闻舟在雨中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建筑物内,有些恍惚。

        连续两天他们都没有联系,“猫一锅”的微博账号也没有更新,直到第三天费渡清晨醒来,发现骆闻舟半夜传来的两张照片。

        “那天拍的。”倦懒的语音在耳边缠绵:“觉得这样的你很好看。”

        人在端详照片里的自己时总有种陌生感。费渡把照片放大缩小、看了半晌,都觉得那个滴着汗、红着脸的人不像本人。

        他同意骆闻舟说照片里的那个人很好看,就是不像他自己。

        天色犹晦,睡房里的空调徐徐送出凉风。费渡拢了拢薄被,把自己全身包裹起来。动作间不小心又点了语音,倦懒的声音再度于静谧的清晨播放。

        费渡轻轻合眼,回想那天的雨,雨幕后的苍碧映翠,那双搭在朱红栏杆上的麦色手臂,很坚实粗壮,上面有青灰的汗毛,有晶莹的雨珠,在流淌……

        夏天他偶尔裸睡,此时不着寸缕地在被窝里,敏感的肌肤被纤维触碰,不觉有潮水漫漶。

 

*费渡:我就是馋他的身子,请问怎么才能睡到他?在线等,挺急的。

*如无意外,下章能开三回车~


评论(37)
热度(302)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