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舟渡日常小糖果 | 谁无中二时

*摸个没营养的段子~


晚上骆闻舟正刷着手机,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随即喜提锅总不给情面扇在侧脸上的一记猫掌。

一人一猫的吵嘴声立马填满安宁的夜,费渡回复邮件的思路被打断,视线从电脑屏幕移到正作势扑向猫的男人身上。

盟友就该互相帮着解围,于是费渡出言问道:“你刚刚笑什么?”

骆闻舟的注意力成功被转移,他白了猫一眼,表示不和它计较,然后揣着手机笑嘻嘻凑到费渡身边:

“我刚翻到了十多年前的QQ签名。”

费渡一瞥被怼至鼻尖的手机屏幕,果然一股中二气息扑面而来:

战——无不胜!
永——不言败!!

仿佛能从看见一个抬头挺胸、牛气哄哄的少年骆闻舟朝自己喊话。

“你这两句逻辑有点问题,既然都‘战无不胜’了,还言什么败?”

“气势够了就完事了,别跟一个中二少年谈逻辑。”骆闻舟竖起食指左右晃了晃,似乎还挺得意,“哎你呢?你小时候写过什么中二的东西吗?”

“从小到大我的所有社交媒体你不都关注着吗?”费渡抱臂道:“我记得那会你还专门注册了个假账号关注我的人人网,我一眼就看出来了,直接拉黑,你好像还在陶然面前骂了我整整一周?”

“你还记得拉黑过我是吧臭小子?”

“没办法,那时你一个成年人想尽办法偷偷关注一个未成年中学生所有平台账号的样子,太像一个变态跟踪狂,我差点就要去你们派出所报警了。”

眼看骆闻舟要磨牙,费渡赶紧道:“好吧,我想起一个中二的事。”骆闻舟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费渡一笑:

“大概初二初三的时候吧,那会圣诞节还流行交换贺卡,”

“我记得你还给陶然写过,那种英文花体字,看着还挺洋气。”

“嗯,那时给我送贺卡的女孩子很多,包括一些高年级的学姐,我觉得只回复‘Merry  Christmas’有点单调,就在给几个学姐的卡上写了一句,‘请驯化我吧。’”

骆闻舟顿时满脑门问号。

“别误会,那是《小王子》里狐狸和小王子的对话,意思是他们之间订立关系的契约……”

“不是,你一个未成年给高年级学姐写‘驯化我吧’,这、这合适吗?”骆闻舟连音调都提高了半个八度。

费渡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当时年纪小,思想比较纯洁,”说着托了托眼镜,“老大爷,你别用这种龌龊的眼神看我……”

话还没说完,费渡感到自己的身体正被人以别扭的姿势抬离了椅子。

某位三十仍然中二的“少年”猛地将他一把扛起:“‘驯化’是吧?可以啊,驯化小兔崽子最好的方法就是打一顿,不够再多打一顿”,边说还边恶趣味地在他屁股上拍打两下。

“你这不是驯化,是强制爱……”费渡维持着尴尬的姿势,无力地反驳道。

“强制爱也可以啊,小兔崽子你也成年了,哥哥带你玩点儿不纯洁的,好好驯化你一下。”

费渡只觉得自己像个被土匪强拐上山的压寨夫人,抬眼看见盟友骆一锅正悠然自得地舔着爪子,表示爱莫能助。

评论(21)
热度(17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