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舟渡 | 朝霭

*业余猫摄影博主舟 & 纸醉金迷青年渡 (四)
*此设定下舟渡是网恋刚奔现没多久的网友,阿渡馋人家的身子,人家却想把他带回家~情人节快乐呀!

*系列目录在这


       等光着上半身的骆闻舟把肆意散落在床、沙发、地毯上的衣服、毛巾和套子都收拾好,费渡已在被调暗的夜灯下小睡过一场。他惺忪着问:“几点了?”

       “一点了,宝贝儿。”骆闻舟替他拉了拉被角,又凑近吻他的头发。

       费渡重新闭上眼,感觉到有人蹑手蹑脚把床的另一侧微微压陷。灯熄了,有只温暖的手掌在被窝里摸摸索索,终于贴上自己的手,虚虚勾住一个指头,像学生时代青涩的牵手。

       原来他喜欢纯情啊。费渡迷糊想着,都做过几回了,怎么还这么纯情。他把半张脸埋在枕头,在即将落入更深睡眠之际听见身边人的耳语。

       “宝贝儿,睡着了么?” 

       问句很轻,但费渡仿佛从中听出了几分……雀跃?浓浓困意使他懒得开口应答,只轻哼了一声表示自己暂时还清醒。

       对方得到响应,似乎更精神了,那只原本虚勾着自己的手立刻更热烈地包覆上来,散发着沐浴露清香的身体也似乎贴得更近,合着眼也能感到对方呼在自己脸上的气息。

       “下回,来我家吧。”

       这就开始想下回了,这男人真是精力充沛。而且为什么要去他家,是那有什么特殊的道具吗……费渡眼皮动了动,正想要么先应付着亲对方一下,说宝贝儿我们下回有机会再约,忽又听对方开口道:

       “我的意思是,以后都在我家。”

       这话听着有些奇怪,难道他家真有什么特殊的……费渡半睁开眼,房间大部分灯都关了,只留了洗手间门前一盏小廊灯,眼前很暗,什么都不清,但他似乎能感知对方正热切注视着自己。

       骆闻舟的手沿着他的手腕向上滑行,手臂、肩膀,然后开始在锁骨附近细细抚摸,不是什么带情欲的勾火撩拨,却像是在寻找什么。

       费渡被摸得睡意退了一半,只好拢过男人的手,在手背上吻了吻:“痒”。

       然后那只温暖的手又抚上他的脸颊,“我想跟你稳定下来,确立长期感情关系的那种。”

       费渡一怔,睡意全散了:“为什么?”

       这应对实在不甚高明,刚问出口费渡就有点后悔。明明他可以找到更巧妙的应对方法,把这也许是激//情燃起冲动而产生的莫名其妙的表白轻推回去。毕竟费总一年到头都不知收过多少人的表白求爱,体面轻盈地拒绝,这对他而言明明是很简单的事。

       “因为我想照顾你,不想你折腾自己,不喜欢在你身上看到那些伤。”

       或许自己是因为睡昏了头而说出不甚高明的话,不料骆闻舟竟抛出了更不高明的回答。费渡之所以喜欢和骆闻舟相处,正因为他和自己一样聪明,是个情场老手,知道在这种随意调情约//P的情场游戏里交往的尺度在哪,平时说话、举止都不会超越此度,如此才能总保持着乐趣而无需有任何负担。但这回骆闻舟直白得不留余地,如果不是在漆黑中,他就该能看见此刻费渡神色的不自然。

       今晚费渡第二次后悔。和这个男人约之前应该先认真检查一下纹身贴。这些花里胡哨的贴纸无法骗过一线刑警的眼睛,事实上他不但根本没想到对方会在意这些浅浅的疤痕,还要如此直接地提出来。

       “骆队,我以为你应该明白。”费渡无奈地干笑一声,“我这人没有和人建立长期稳定关系的打算,说实话,我对很多人类情感都没有感知能力,当然亦包括‘爱情’。要是……我之前让你有什么误会,那么我很抱歉。”

       为什么说这些话时,心脏会痛呢?不仅心脏,沿着胸口往下,一路延伸至手臂、手腕,都突然生出一阵抽痛。费渡深吸一口气,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终于勉强能看见对面人灼灼的目光。贴在自己脸庞的手徐徐垂落下去,那双眼睛也像累了,眼皮被失望赘得不堪重负,终于也缓缓闭上。

       是不是还应该再解释些什么?今晚明明是一场热切缠绵的约会,说自己感知不到人类的情感是假话,明明他今晚曾感到过快乐,一种温柔可靠的、让人想放下一切沉醉其中的快乐。可惜消失得这么快,冷却得如此猝不及防。费渡突然觉得室内的空调很冷,从心里透出的寒气使他的身体不由自主轻颤,他拉紧被角,刻意翻了个身,背对骆闻舟,掩饰一切不自然的反应。

       房间骤寂,身边人没有动静,而寒意仍肆意侵略费渡的身体,原本就血气不足的手脚都冰了,连肩背都在发冷。费渡紧闭双眼,努力阻止自己不受控的头脑去回味这个本来美好的夜晚。

       真冷啊,空调到底开了几度。失眠的人不想因为起来调整温度而再次惊动那个被自己背对的男人,只好微微蜷起身体,试图把自己抱成团取暖。

       然后有一个暖烘烘的热源坚定地贴上了他的背。费渡曲着身体,那双冰冷的脚板也踩上了一个“暖垫”,耳后是潮湿的热风:“冷吗?”

       “唔……”费渡听见男人摸到床头柜上的遥控按了两下,空调出气口的风声立即止息,耳畔只剩男人的呼吸声,和缓,宁静。

       骆闻舟并无继续刚才话题的打算,费渡只感到自己被人安稳揽在怀里,被暖意包裹,身体不再发寒,四肢逐渐回温。

       天亮之后,该如何处理和他这关系?费渡在漆黑中尝试思索,而回暖的身体却变得松弛、懒散,不愿再作思考。

       算了,睡吧,至少今晚有个不错的结局。

 ——

       骆闻舟翻身时手臂往前探了探,是空的。他乍然睁眼,枕边没有人,不远处茶几上叠放的衣物也不见了。再摸过手机扫了一眼,清晨六点半,没有任何未读消息。

       他走了。没良心的东西。

       骆闻舟叹了口气坐起身,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又盯着天花板的烟雾探测器半晌,忍住了抽根烟安抚情绪的冲动,最终决定起来去洗把脸。

       昨晚是自己太急躁了?是的,那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他和费渡才认识了几个月,每天断续的微信联络,偶尔几分钟的电话闲聊,两次算是正式的约会:第一次因为自己中途有工作而提早结束,第二次,如果只当是一场轻松的艳遇,倒是该做了都做了,双方都满足愉快,有机会还能再约。偏偏自己,没把这当艳遇,也没把他当只是普通约个P的对象。是自己较了真。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的呢?骆闻舟脱了裤子走进淋浴间,让温水把自己浇透。

       其实初见时就动心了吧。当时自己正匍匐在茂密的草丛里“守株待猫”,那日天气挺热,汗水顺着发鬓流淌。镜头里迟迟没有动静,骆闻舟用手背拭了拭即将滴进眼睛的汗水,突然听见细碎的脚步声——镜头里有了动静,不是猫,却是一个修长的身影。在那个瞬间,清风徐徐拂过,心跳声骤变得明显。

       要到他的联系方式后,总想找个由头把他约出来,但那会儿工作忙极了,他看起来也挺忙的,总是没时间。是他先开始的,在某个清晨给自己分享了一张灿烂的朝霞,于是自己在忙碌的间隙也给他分享生活的点滴。如此向一个初相识的人展示自己真实不矫饰的生活,这样的相处模式有点青涩纯情,但很舒适。

       骆闻舟自觉已过了追寻艳遇与激//情的阶段,想着这次或许可以慢慢来,从互相了解开始,不急于干柴烈火,却希望细水长流,慢慢磨合至水到渠成。

       昨晚在那些浪潮汹涌的情热之前,本来想先和他确认:我是认真的,你也是,对吗?但激荡的欲望填满了每个可供谈话的空隙。

       一切都讲时机,既然时机过了就等下回再慢慢谈,其实是很自然的事,但昨晚自己就是冲动了。是因为那些斑驳的伤疤,横七竖八地划在那人白皙滑腻的皮肤上,太刺眼。为什么要这么折腾自己?一时难以压抑想问他的冲动,于是有了那一场拙劣生硬的表白。

       没良心的东西,为什么要说谎?说什么感受不到情感,我们之间的欢愉是真的,好感也是真的,即使我不能确认你的真心,但这些情感反应我能确认。

       骆闻舟冲完了澡,身上湿漉漉,却没找到一条干燥的毛巾——昨晚在浴室的旖旎场景在脑海飞速掠过,他再次烦躁地抓起床单一角,扯向自己草草擦着身,突然,房门外传来刷卡的声音。

       “没良心的东西”西服整齐笔挺,从容的脚步因眼前裸//男大战床单的诡异场景顿了顿,二人面面相觑半晌,终于同时笑出了声。

       脸皮极厚的骆流氓毫不介意自己刚才的尴尬姿势会引发什么联想,也不顾自己此刻身上除了胡乱搭着的床单没有其他布料,他猛然扑向衣冠楚楚的费渡,像一头饿慌的狼。

       费渡被按在墙角,眼睛和嘴角都弯出温柔的弧度,任凭那属狼的男人在自己身上嗅嗅舔舔啃啃。

       “不是说给我造成了误会么?”骆闻舟咬着费渡耳垂,把那点软肉含出绯红。

       “我错了。”费渡仰起脖子,闭着眼喃喃。

       “错哪了?”

       “回头想了想,还是挺想去你家的,好奇那里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道具。”

       “嗯,道具可多了,锅碗瓢盆,应有尽有,想试试么?”

       “唔……你口味这么重么?”

       “想要清淡的也行,说说看,有什么要求?”

       “我葱不吃生的,蒜不吃熟的,姜生的熟的都不吃,不吃酸的,不吃辣的,不吃荤油,不吃植物的茎,不吃带皮的茄子和西红柿,不吃动物的膝盖以下、脖子以上和内脏……还不吃煮过的蛋黄,卤水点的豆腐……唔,石膏那种能凑合。”

       “衣衫褴褛”的直立人形狼属生物与衣冠楚楚的没良心人类搂着对方同时笑弯了腰。

       笑声渐渐平息,费渡凑上前在骆闻舟唇上浅浅吻了吻,“清晨睡醒本来是想走的,但没走成,因为确实是,喜欢你。”

       更热烈的亲吻随即攫走费渡的呼吸。

       床单落在地上,跟前人也缓缓单膝点地。衣冠楚楚的费渡只有皮带和裤链被解开了,全身仍是整洁笔挺。

       他在迷醉里听对方说,“我饿了。”


评论(14)
热度(255)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