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学渣笔记 | 女性的书

近两年看的关于女性的书,推荐给姐妹们。祝大家健康、聪慧、自主美丽,努力在任何自己希望发光的地方争取到一席之地。节日快乐!

《第二性(合卷本)》
作者: 波伏瓦
译者:郑克鲁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1月

「被动性作为“女性化”的女人特点,是一种从小时候起就在她身上发展起来的特性。可是,认为这是一种生物学的论据则是错误的,事实上,这是教师和社会强加给她的命运。男孩的巨大机会在于,他的为他人存在的方式有利于他确立自为的存在。他学会生存,把它当做朝向世界的自由活动,他与其他男孩较量坚忍和独立,他蔑视女孩。爬树、跟同伴打架、在激烈的游戏中较量,他把自己的身体当做驯服自然和战斗的工具;他对自己的肌肉和性别感到骄傲;通过游戏、运动、斗争、挑战、考验,他均衡地使用自己的力量;同时,他吸取使用暴力的严厉教训;他学会挨揍、蔑视痛苦、从小不掉泪。他做事,他创造,他敢于行动。当然,他考验自己,也“为他人”去接受考验,他对自己的男子气概提出拷问,由此产生许多与大人和他的同伴们有关的问题。但重要的是,在他这种对客体形象的属于自己的操心和通过具体计划自我确定的意志之间,没有根本的对立。他在存在的过程中使自己存在,两者是同一的活动。相反,在女人身上,一开始就在她的自主生存和她的“他者存在”之间有着冲突;人们向她灌输,为了讨人喜欢,就必须竭力令人喜欢,必须成为客体;因此,她应该放弃她的自主。人们把她当做一个活的布娃娃,拒绝给她自由;因此,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因为她越是少运用自由去理解、把握和发现周围的世界,她就越是在世界上找不到资源,她就越不敢确认自己是主体。」




《厌女:日本的女性嫌恶》
作者: (日) 上野千鹤子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译者: 王兰
出版时间:2015年1月

「请不要误会,女性主义否定的是“男性性”,而不是个体的“男性存在”。如果被分类为“男性”的人们,“希求得到完整的肯定”——这个希求对每一个人都是极正当的——那么,就像为“得到完整的肯定”而与厌女症斗争的女人一样,男人也必须与自己的厌女症格斗。」




《女性与权力:一份宣言》
作者:[英]玛丽·比尔德
译者:刘漪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2月

「在女性公开声明立场的时候,为她们自己而战的时候,高声疾呼的时候,人们是怎么形容她们的?她们“咄咄逼人”,“喋喋不休”,“哭哭啼啼”……我(自以为还挺勇敢地)说这有点“令人目瞪口呆”了,这引起了一位为英国某主流杂志写作的评论员的注意,他是这样报道此事的:“‘厌女症真是令人目瞪口呆’,她哼哼唧唧地哀鸣道。”」




《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
作者:桑德拉·吉尔伯特,苏珊·古芭
译者:杨莉馨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2月

「正如我们要努力在此表明的,一位女性作家需要仔细研究、消化吸收并最终超越那些极端化的形象,比如“天使”(angel)和“怪物”(monster),它们都是男性作家为女性创造出来的。弗吉尼亚·伍尔夫指出,在我们女性能够写作之前,必须“杀死”“屋子里的天使”(angel in the house)。换句话说,女性必须杀死那种美学上的理想模式,因为她们正是以这种形式被“杀死”,然后进入艺术的。与此相似的是,所有的女性作家也都必须杀死天使的对立面(opposite)和重影(double),即屋子里的“怪物”,因为它那美杜莎一般的面容同样也会杀死女性的创造力。」




《阅读浪漫小说:女性,父权制和通俗文学》
作者: [美国]珍妮斯•A. 拉德威
译者: 胡淑陈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7月

「除非女性自己也逐渐认识到,她们对浪漫小说的需求正是由于她们作为女性所处的从属地位,以及她们将婚姻当成了女性自我实现的唯一途径,否则我很怀疑她们会产生希求权力关系发生真正改变的要求。而作为女权主义者的我们若想要促成这一改变,就得首先认识到阅读浪漫小说是源于非常切实的不满,表达了一种即便有限但确实有效的抗议。之后,我们应制定相应的策略,让浪漫小说的读者能够认识到那些不满及其成因,并学会如何鼓励她们在现实的社会关系场所中表达出那种抗议,而不是求诸想象。如此一来,我们或许就能与这些毕竟是我们姐妹的女性携手,共同畅想出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的创造随后就会催生对全新幻想的需求。」




《战争中没有女性》
作者:[白俄罗斯]S.A.阿列克谢耶维奇
译者:吕宁思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08-01

「在绝对男性的世界中,女性站稳并捍卫了自己的地位后,却为什么不能捍卫自己的历史,不能捍卫自己的话语和情感?就是因为她们不相信自己。整个世界对于我们女人还是有所隐瞒的。女性的战争仍旧不为人所知。」



《使女的故事》
作者:[加]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译者:陈小慰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12

「女人们会联合起来欺压其他女人。是的,她们会指责他人,为了保护自己:这在社交媒体时代公然发生在我们眼前,社交媒体本身也让这种组群现象成为可能。是的,她们会欣然攫取权利凌驾于他人之上,甚至——或许尤其是——在女性作为弱势群体的社会制度下:所有的权力都是相对的。在艰难时期里,拥有任何一丁点权力也比什么都没有要好。」




《证言》
作者:〔加〕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译者:于是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7月

「我把你想象成一位年轻女性,聪明,有抱负。无论在哪个领域里——在你那个年代仍会存在的某个幽深但影响致远的学术领域——你都会为自己争取到一席之地。在我的想象中,你正坐在书桌旁,头发束在耳后,有一点指甲油蹭掉了——因为指甲油会重新出现的,永远都会。你微微蹙眉,这个习惯会随着你年纪增长而加剧。我盘桓在你身后,从你的肩膀上往下看:你的缪斯,看不见的灵感,正在催你奋进。」




《蝲蛄吟唱的地方》
作者:【美】迪莉娅·欧文斯
译者:王泽林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0

「她知道多年的孤独已经改变了她的行为,让她不同于其他人,但独来独往并不是她的错。她所知道的大部分东西都习自野外。自然养育了她,教导了她,保护了她,而当时没有其他人愿意这么做。如果她异于常人的行为导致了某些后果,那也是生命基础核心的自然选择。」



评论(12)
热度(283)
  1. 共3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