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一些🌈相关


纪录片《从暗到明:电视与彩虹史》

介绍在这 


《树犹如此》

作者:白先勇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11


*令人唏嘘的深沉相守


「一九五四年,四十四年前的一个夏天,我与王国祥同时匆匆赶到建中去上暑假补习班,预备考大学。我们同级不同班,互相并不认识,那天恰巧两人都迟到,一同抢着上楼梯,跌跌撞撞,碰在一起,就那样,我们开始结识,来往相交,三十八年。王国祥天性善良,待人厚道,孝顺父母,忠于朋友。他完全不懂虚伪,直言直语,我曾笑他说谎舌头也会打结。但他讲究学问,却据理力争,有时不免得罪人,事业上受到阻碍。王国祥有科学天才,物理方面应该有所成就,可惜他大二生过那场大病,脑力受了影响。他在休斯研究人造卫星,很有心得,本来可以更上一层楼,可是天不假年,五十五岁,走得太早。我与王国祥相知数十载,彼此守望相助,患难与共,人生道上的风风雨雨,由于两人同心协力,总能抵御过去,可是最后与病魔死神一搏,我们全力以赴,却一败涂地。」



《她他》

作者: [英] ç®€·èŽ«é‡Œæ–¯

译者: éƒé£ž

出版社: å¤–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6å¹´8月


*跨性别者,承受更多污名的小众中的小众


「我三岁或四岁时就知道我长错了身子,我真该是个女孩。那一刻我记得清清楚楚,是我生平最早的记忆……我还有个特点,就是无论按哪种逻辑标准来衡量我都显然是个男孩子。给我起名汉弗莱·èŽ«é‡Œæ–¯â€”—男童。我的身子是男孩的身子。我身穿男孩的服装。我母亲的确愿意我是女儿,但从未当女儿养育我。那些热情奔放的来客有时也的确把我裹在她们的狐皮大衣里并挂上紫色香袋,叨叨说有我这么一头鬈发真应该生成女儿身。家里弟兄三个我最小,不久父亲又去世了,我当然是娇生惯养的。但是一般人也没认为我有女孩气。我在幼儿园里没有受到小朋友们的嘲弄。在街上也没人盯住我看个不停……我从未梦想过要透露这个念头。我当作秘密严守了二十年,不让任何人知道。最初我没有把这当什么了不起的秘密。……结果我成了个孤寂的孩子,现在我才认识到,这种说不清楚的内心矛盾使得我更加孤寂了。」


《回归故里》

作者:[法]迪迪埃·åŸƒé‡Œè“¬

译者:王献

出版社:后浪|上海文化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å¹´7月 


*比性取向更难被讨论的是阶层。


「我的出柜经历,也就是我承认并肯定自己的同性恋取向的过程,正好与我走进另一个社会牢笼(如果可以这样形容)的经历相重合,所谓另一个社会牢笼,即另外一种形式的乔装打扮,另外一种性格分裂,或双重意识(与众所周知的隐藏同性恋倾向的方式相同:对自己的行踪含糊其词,极少数了解内情的朋友也都守口如瓶;用几套不同的说辞应付不同的谈话对象和情境;不间断地克制自己,包括自己的动作、语调、表达方式,以免透露出什么,以免“出卖”了自己,等等)……我选择根据我作为同性恋的经历进行创作,对那些性少数人士所受到的歧视和侮辱进行反思(这些人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社会中受到了怎样的侮辱),然而却选择无视另一种可能性:存在于我身体之中的某种东西,它可能并应该让我将关注点放在阶级关系、阶级统治,以及平民阶级对自身的阶级归属和阶级地位的主体化过程这些问题上。」



《巴黎评论·å¥³æ€§ä½œå®¶è®¿è°ˆã€‹

作者:美国《巴黎评论》编辑部

译者:肖海生等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02-01


*其实这个和LGBTQ关系不大,纯粹想邀请大家看看女性作家们的清醒与艰辛


「温特森:在《宇宙的均衡》里,我不想有任何明显的赢家;事实比这样的输赢要复杂。我觉得,在一个女人想厘清自己、开启人生的时候,男人真的可能是个阻碍。因为他们实在太占地方了。如果我是异性恋,我完全不幻想自己还能在文学创作领域走到我现在所到达的地方。我真的觉得我做不到。因为——我知道我这样说曾经给我带来过麻烦,但是我觉得再陷入一次麻烦也无妨——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参照的榜样,找不到任何一个既做成了自己想做的事,还过上了正常的生活、生儿育女的女性作家。这样的人在哪儿呢?我不是傻子,如今再来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人的性向并未那么固定。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为了能够追求我想追求的人生——这本身已经很困难了——我最好是要么保持单身,要么和女人在一起。男人只会挡道,我会耗尽力气,而我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可以浪费。我真的是这样认为的。也许现在我换个新的伴侣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了,因为我已经在事业上站稳了。但是,如果你还很年轻,还在世界上跌跌撞撞给自己开路,那么这真的会是个问题。」



评论(1)
热度(90)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