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看过的书 | Care Work: Dreaming Disability Justice

 

    这本书关于残障人士公正,但强调的是QTBIPOC(queer  and trans Black, Indigenous, and people of color)及被主流边缘化的残障人士(作者是他们的一份子)。Disability Justice这个概念由这些边缘残障人士提出,目的在于推动社会对该群体的关注,呼吁群体的团结互助,争取建立自己的话语规则、重新定义残障,并呼吁全社会采取行动,对抗白人优越主义、健全中心主义、资本主义及殖民主义。他们所采取的行动包括:


  • 挑战“健全-残障”这样带等级意味的二元划分,质疑主流话语把残障人士贬低为lack or loss,而把健全人士定义为“正常人”;

  • 拒绝接受的价值仅取决于其能生产什么、能生产多少,批判“劳动力(labour)”这个概念,反对利益驱动的资本主义;

  • 重新定义残障,强调每具身体都独一无二,有力量,有价值,且其生存的基本需求需要被满足,推动生存需求去耻化;

  • 通过写作、故事讲述及艺术记录他们的故事,既拒绝主流把残障人士塑造成悲惨、无能的形象,亦拒绝浪漫化、简单化他们的身体经验与日常所面对的挑战与困境;

  • 建立互助网络,探索互助模式,希望消除地域、环境、信息障碍等。


    本书的行文风格相当放飞,作者的语言及语气完全是字面上的“嬉笑怒骂”。文中有不少脏话,混杂各种屎尿屁。作者把自己定位为工人阶级(working class)、女同、被主流边缘化的残障者,时而充满愤怒地斥责各种不公,时而骄傲夸张地表达自己对其身份的自豪,对日常生活乐事的热爱,带着一种“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的姿态。


    一方面我认为作者在本书的自我定位与姿态有种排外、树立对立的意味,比如她会斥责白人,斥责中产及富豪阶层,斥责不能和他们共情的健全人士,但同时她又在书中呼唤全社会共同努力,呼唤人类间的团结和尊重,这就带了点矛盾;另一方面我也觉得她对愤怒的表达,以及这种既带挑衅带敌意的态度本身是有力量的,除了能够吸引更多观众以扩大影响,还能使很多人会在书中感到被冒犯——而当人们感到被冒犯时,准备反驳时,也是人们开始思考时,也是从麻木无感中被唤醒时。


评论
热度(1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