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当我吃饭时我看些什么】


《从暗到明:电视与彩虹史》Visible: Out on Television


*我把原本“下饭剧推荐”的tag改了,因为怕“下饭剧”这个词会消解了我看的东西当中表达内容的严肃性,无论是昨天与环境话题相关的This Year Earth Changed,还是今天这部,感觉说用来“下饭”都不太合适~


今天在apple tv看了这部系列纪录片的第一集,它把美国LGBTQ群体对自身权利、身份表达的斗争史与电视发展史两条线索结合在一起。


第一集从1950、60年代回顾:“Gay”这个词第一次在Live的电视中被说出时是作为一种病态、犯罪的指控,由此产生的连锁效应是同性恋被认定为精神障碍,大量同性恋者因此而失去工作或被列入黑名单。随着时代发展,有先锋意识的电视人开始把gay、les和trans的角色加入电视剧中,尽管当时大部分这样的角色不是作为被嘲弄的fools存在,就是作为变态犯罪者或受害者,但也还是有较为正面的角色出现,并且让他们通过电视说出自己的身份,自己所遭遇的困境,以及表达自己是个正常个体的认同。


在一部真人实境节目An American Family中,一个现实生活中的gay出现在观众眼前。当时的真人秀不像今天有剧本,会为了节目效果故意演出,当时这部剧就是拍一个工薪家庭的真实生活,而家庭的长子Lance,一个潇洒不逊的少年是观众首次在电视节目中看到的真实的同性恋者。Lance对评论说他在电视中出柜表示不满,因为他认为自己从始至终都没在柜子里,他一直都在做自己,拥抱自己的身份。该节目因为在当时过于惊世骇俗而恶评如潮,而这个家庭的成员决定反击,于是出席了许多talk shows来为自己的家族、为Lance正名。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LGBTQ观众群体的信件,他们纷纷对这个家庭表达了支持与声援,认为Lance在电视节目中出现意义非凡,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并非孤独。


下回吃饭再继续看第二集~

【当我吃饭时我看些什么】


this year earth changed


在疫情爆发的一年里,全球经历了大规模的lockdown、出行限制及旅游业停摆,而当人类退回家中,大自然却得以喘息,动物也迎来了更多生存机会。


大城市的交通噪声大幅降低,清脆婉转的鸟鸣重新被听见;在印度贾朗达尔,由于空气污染大幅改善,长久隐藏于雾霾中喜马拉雅山首次出现在清朗的天边;在美国佛罗里达,平日游人如鲫的沙滩变得空无一人,海龟得以在沙滩上自由下蛋,小海龟们的生存几率大增;在阿拉斯加,没有了邮轮噪音的干扰,鲸鱼得以与同伴以更丰富的声音更频繁地与同伴交谈;长期依赖游客投喂的奈良小鹿回到了它们过去曾觅食的草地;南非的企鹅因为无需等待入夜游客散去才去觅食,所以得以喂养更多幼崽;肯亚的母猎豹觅食后呼唤幼崽时不需担心再被游客的车辆及相机声音打扰;印度的农村过往经常遭遇大象以农作物为食、而农民与大象对抗产生伤亡的事,于是当地居民开始寻求与大象共存的方式,藉着疫情让更多劳动力返回家乡,他们专门喂大象群种了一片地款待这些它们……


这部纪录片通过列举许多自然界中的动物如何利用没有了人类干扰的这段时间获得更多生存机会的例子,来启发人类在未来也因思考如何更好与动物共存,减少对自然界的人为干扰。随着疫情逐渐受控,世界各地的出行限制得以完全放宽后,报复性出行与旅游在所难免。汝之蜜糖 彼之砒霜,让大自然得以take a breath的人类旅游业停摆及大规模lockdown,也使许多人因此而失去生计。而在人类生活重回正轨的同时,也许我们也能再多想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与大自然共存,而不是一味当个打扰动物的讨厌鬼。比如沙滩能否在每年特定的短时间内关闭或部分关闭,来让海龟和企鹅得以安心繁殖后代?能否更多地限制进入非洲丛林的车辆和游客的数量和音量,也限制邮轮对鲸鱼的打扰?我知道说的比做的容易,虽然似乎做不了什么,但未来我也会更加关注这方面的话题,至少能be aware。


*图源豆瓣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