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当我吃饭时我看些什么|《早间新闻》The Morming Show


去年看的第一季,这两周把第二季看完了。这部剧虽然套了个职场剧的壳子,故事发生在国家级电视台早间新闻的主持人和后台工作人员之间,但它的主要线索其实是呼应me too浪潮,讲述演播间背后的me too故事:身居高位的白人男性主持人利用权位优势逼迫弱势、年轻的女性工作人员与之发生关系。


我觉得这部剧虽然不能说非常非常精彩,但它确实试图从较多视角、较细致的角度去讨论这些事情。


首先,剧中所呈现的“逼迫”不是强硬的、暴力的,伤害事件的发生是软性的、含混不清的。伤害者Mitch在为自我辩护时把他与受害女性的行为当作是调情,是你情我愿,是那些有事业野心的年轻女性希望通过取悦自己而获得职场上的提拔,是女性敏感过度地借着me too浪潮借题发挥。他认为me too运动控诉了两种人,一种是真正带着主观意识去威胁并伤害女性的邪恶的掠夺者predator,一种是像他这样明明没有恶意却被指控牵连的无辜者。剧中花了很多篇幅去呈现Mitch这个人的复杂性。他是电视台的台柱,经验丰富、专业,性格风趣幽默,很受台里人的爱戴。与他那最初自私、傲慢、情绪化且利己主义的女搭档Alex相比,他显得温和体贴,会照顾后辈,善于理性且逻辑清晰地讨论事情。他会出言斥责那些曾经主观故意胁迫女性的男性并厌恶那些男性的行为,不愿与其为伍。他除了优越感较高外,似乎各方面都像个体面理性、德高望重的前辈。因此当他被指控为侵害者时,他一开始不解且愤怒,然后摆事实讲道理试图分析自己的无辜以及受害女性的主观恶意,之后他因丑闻而被社会性死亡,众叛亲离,在这过程中他才逐渐反思并意识到自己的过错,他试图补救,却失去了机会,他渐渐悔恨并痛苦,同时被社会及自我放逐。


第一女主角Alex是个蛮“讨人厌”的角色。这个人物的逻辑从始至终都是自保,所以我前面说她是个完全利己主义者。她是Mitch的搭档,同样是台柱,是国民主持人,她是利益既得者,是这个电视台男权统治的同谋。在电视台多年浮沉,她对发生在身边的事情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从来都是有辜者,却总在为自己开脱。她非常善于遗忘,她会选择性地遗忘自己对恶行的参与、旁观及不作为,为了在观众和她在意的家人面前维持自己的人设。她在第一季也有高光时刻,就是当她独自与电视台的男性高层对峙时,她以女王的气势压住了所有试图继续掌控她的男性;然而很快她又出于自保的目的重新归顺妥协。在第一季的最后,当她与Bradley一起在新闻直播中揭露电视台的黑暗,控诉Mitch的罪过,不是因为正义感的召唤,而更多是因为她意识到这样对自己更有利。第二季Alex为了掌控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为了不让自己的人设崩坏,变得更加恐惧、疯狂且歇斯底里,同时她在否认自己的内心、背叛重要精神伴侣Mitch时又感到痛苦不堪。第二季的最后她终于人设崩坏,一切努力都成了徒劳,于是她破罐子破摔地在直播里自白,发出“我就是恶人,是做过坏事,但关你们屁事”的呐喊,似乎突然间又挽回了自尊与人气。


女主角之二Bradley是我们熟悉的那种怼天怼地、希望揭露丑恶、不畏强权的大女主。第一季她就是努力对抗黑暗,伸张正义,但到了第二季,当她的重心开始转向,去关注个人感情、关注家庭,这个角色似乎就在这种琐琐碎碎而定位不清的剧情线里失去了棱角和光彩,像个抵抗后被收编了得、成熟了、学乖了的社畜,虽然还是保持了她的正义与善良,但不太有特色和层次。她在第二季存在的目的似乎更多只是为了体现LGBTQ的剧情面向,以及为了成就“霸道总裁爱上我”的那条故事线,虽然我确实最喜欢这条线哈哈哈哈——剧中有一个站在她那边的、锐意改革的总裁Cory,是个英俊潇洒且可爱的帅大叔,他有道德观念和温情,但也有冷酷现实的一面。他在剧中暗恋Bradley,并受到其正义善良的感化。


本剧还有试图反映people of colour的处境,虽然着墨不多,讨论得也比较浅,但还是有努力。

当我吃饭时我看些什么:《绿色星球》


大型护眼纪录片The Green Planet,沉浸式进入植物世界,感受盎然生机和残酷竞争,无论是画面还是声音都让人如身临其境。


我本来想说非常精彩,非常下饭,转念一想,也许不太下饭,因为昆虫的场面也十分身临其境,我回忆起画面皮肤都开始有点痒了,大家可以去看看体会一下~


B站现在限免,如果看中配版,配音还是刘琮😉

当我吃饭时我看些什么:《从暗到明:电视与彩虹史》

[图片]


Visible: Out on Television


这周看完了全五集,很精彩,有些地方也很催泪。这个节目尽可能地涵盖了各个群体,除了曝光度在这个边缘群体中最高的白人男同以外,它还覆盖了people of color,包括黑人和黄种人;覆盖了女同、双性恋、跨性别以及非二元性别者。


它所采访的都是电视行业中人,有演员、歌手、制作人、编剧、新闻主持人,穿插他们自身的经历以及在伴随他们成长的电视节目,讨论电视对于大众认识LGBTQ群体的作用,LGBTQ群体自身如何借助电视的影响力的发声与赋权,以及各种电视节目中对该群体的representation的变化等等。


这部...

【当我吃饭时我看些什么】


《从暗到明:电视与彩虹史》Visible: Out on Television


*我把原本“下饭剧推荐”的tag改了,因为怕“下饭剧”这个词会消解了我看的东西当中表达内容的严肃性,无论是昨天与环境话题相关的This Year Earth Changed,还是今天这部,感觉说用来“下饭”都不太合适~


今天在apple tv看了这部系列纪录片的第一集,它把美国LGBTQ群体对自身权利、身份表达的斗争史与电视发展史两条线索结合在一起。


第一集从1950、60年代回顾:“Gay”这个词第一次在Live的电视中被说出时是作为一种病态、犯罪的指控,由此产生的连锁效应是同性恋被认定为精神障碍,大量同性恋者因此而失去工作或被列入黑名单。随着时代发展,有先锋意识的电视人开始把gay、les和trans的角色加入电视剧中,尽管当时大部分这样的角色不是作为被嘲弄的fools存在,就是作为变态犯罪者或受害者,但也还是有较为正面的角色出现,并且让他们通过电视说出自己的身份,自己所遭遇的困境,以及表达自己是个正常个体的认同。


在一部真人实境节目An American Family中,一个现实生活中的gay出现在观众眼前。当时的真人秀不像今天有剧本,会为了节目效果故意演出,当时这部剧就是拍一个工薪家庭的真实生活,而家庭的长子Lance,一个潇洒不逊的少年是观众首次在电视节目中看到的真实的同性恋者。Lance对评论说他在电视中出柜表示不满,因为他认为自己从始至终都没在柜子里,他一直都在做自己,拥抱自己的身份。该节目因为在当时过于惊世骇俗而恶评如潮,而这个家庭的成员决定反击,于是出席了许多talk shows来为自己的家族、为Lance正名。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LGBTQ观众群体的信件,他们纷纷对这个家庭表达了支持与声援,认为Lance在电视节目中出现意义非凡,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并非孤独。


下回吃饭再继续看第二集~

【当我吃饭时我看些什么】


this year earth changed


在疫情爆发的一年里,全球经历了大规模的lockdown、出行限制及旅游业停摆,而当人类退回家中,大自然却得以喘息,动物也迎来了更多生存机会。


大城市的交通噪声大幅降低,清脆婉转的鸟鸣重新被听见;在印度贾朗达尔,由于空气污染大幅改善,长久隐藏于雾霾中喜马拉雅山首次出现在清朗的天边;在美国佛罗里达,平日游人如鲫的沙滩变得空无一人,海龟得以在沙滩上自由下蛋,小海龟们的生存几率大增;在阿拉斯加,没有了邮轮噪音的干扰,鲸鱼得以与同伴以更丰富的声音更频繁地与同伴交谈;长期依赖游客投喂的奈良小鹿回到了它们过去曾觅食的草地;南非的企鹅因为无需等待入夜游客散去才去觅食,所以得以喂养更多幼崽;肯亚的母猎豹觅食后呼唤幼崽时不需担心再被游客的车辆及相机声音打扰;印度的农村过往经常遭遇大象以农作物为食、而农民与大象对抗产生伤亡的事,于是当地居民开始寻求与大象共存的方式,藉着疫情让更多劳动力返回家乡,他们专门喂大象群种了一片地款待这些它们……


这部纪录片通过列举许多自然界中的动物如何利用没有了人类干扰的这段时间获得更多生存机会的例子,来启发人类在未来也因思考如何更好与动物共存,减少对自然界的人为干扰。随着疫情逐渐受控,世界各地的出行限制得以完全放宽后,报复性出行与旅游在所难免。汝之蜜糖 彼之砒霜,让大自然得以take a breath的人类旅游业停摆及大规模lockdown,也使许多人因此而失去生计。而在人类生活重回正轨的同时,也许我们也能再多想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与大自然共存,而不是一味当个打扰动物的讨厌鬼。比如沙滩能否在每年特定的短时间内关闭或部分关闭,来让海龟和企鹅得以安心繁殖后代?能否更多地限制进入非洲丛林的车辆和游客的数量和音量,也限制邮轮对鲸鱼的打扰?我知道说的比做的容易,虽然似乎做不了什么,但未来我也会更加关注这方面的话题,至少能be aware。


*图源豆瓣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