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七爷| 心乎爱矣 遐不谓矣

*搞了点甜的日常

*文题呼应的姐妹篇《中心藏之 何日忘之》 


      自当了大巫,乌溪日夜繁忙。今晚有关与大庆建立一条长久商道的讨论告一段落时已近深夜,乌溪洗了澡出来,发现房里还亮着灯。

      他推门进去,见景七松松垮垮地披了件淡蓝的袍子,长发草草地束起,正站在书桌前执笔写着什么。

      走近景七时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着南疆特有香料“月灵”的淡香。景七第一次嗅了那香气就直说...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