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玩的舟渡梗,感觉没时间详写,但我先跟大家畅想一下,主题是:骆闻舟突然变小(物理)然后被阿渡当宠物仓鼠收养在身边的故事。

  

——

两个人还在不和时期。

  

某天阿渡正站在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眺望远方思考人生,突然余光看到一个巴掌大小的男人裸奔而过。没错,躯体体积为巴掌大小,的男人,裸奔……

  

阿渡擦了擦眼镜,以为自己是那些五花八门的药吃多了出现了幻觉,然后发现放在桌上的手帕自己窸窸窣窣地动了起来。难道办公室进老鼠了?他谨慎地探头往桌上瞥了一眼,被所见的景象惊呆了。

  

桌上竟然立了个拿自己的真丝手帕当浴袍裹的男人!手帕对男人而言有点长,还拖了地......

舟渡日常小糖果:随便摸摸


*高中班主任舟和毕业班渡


燕城一夜骤寒,今晨天阴风冽。


新晋班主任骆闻舟到校后没去教师办公室,而是抱臂伫在校门口。他身姿笔挺,精神抖擞,比别人家门前镇宅的石狮还要神武几分。


凌厉的视线在每个进校门的学生身上扫视,每逮着一个自己班上的崽子,骆石狮的大爪就把人提到一旁,边突击提问上周讲过的知识点边审视着装,重点检查秋裤。


预备铃响过,学生们都已经回到了教学楼。这时一辆黑色小轿车才停在校门前,后座车门里悠悠钻出班上最难缠的学生——费渡。


骆闻舟皱了皱眉,在费渡脚步踏入校门的一刻沉声道:“站住”。


双耳塞着白色无线耳机的费渡毫无反应,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骆闻舟横跨两步,伸手摘下费渡一侧耳机。此时学生才一脸无辜地转过目光,乖巧微笑道:“骆老师早。”


骆闻舟把那耳机夹在指间,一面对眼前的学生上下打量。


费渡侧头看了看腕上手表,“差五分钟才上课,我这还不算迟到吧?”


“裤腿撩起我看看。”


“嗯?”


“‘嗯’什么‘嗯’,小兔崽子,秋裤穿了吗?”


没等费渡回话,骆闻舟已经亲自动起了手。


左边校裤裤腿被刷地提起两寸,疾风随即窜入裤管,冷得费渡一哆嗦。


“为什么没穿秋裤?怎么,不知道今天降温?出门前没看天气?”骆闻舟把费渡的裤腿拉回,开始一口气不带换气地连番数落:


“你看你这衬衫、背心,薄得跟纸似的,纯粹就是装饰,能挡风还是能御寒?毕业班的学生了,不知道照顾自己身体重要?感冒了怎么办?”


班主任劈头盖脸的“关爱”猝不及防,费渡疑心自己脸上沾了唾沫星子,下意识地抬起手背拭了拭脸。


抬起的手立马被暴躁的班主任攥到半空。


“你看你这手跟冰块似的,都冻硬了,等下上课怎么记笔记?”


好暖。


被攥住的手不由自主地往热源缩了缩,而连珠炮似的训话突然哑火。


预备铃开始第二轮催促,急风也吹得紧迫。


费渡轻轻收回手,脸上在微笑,目光在游离:


“骆老师,您是不是理所当然地假定我不喜欢男的?”


他俯身整了整校裤,抬头时重新换上了笑眯眯的表情:


“裤腿也撩了,手也摸了,该放我去上课了吧?咱俩这么在大庭广众拉扯,不太清白。”


“小兔崽子,哪学来的这么多套路?“骆班主任脸上板着,身体却往后退了退,给费渡让了路。


“谢谢老师。”费渡朝班主任微微欠了身,指尖轻盈地从骆闻舟手中取回被没收的耳机,转头往教学楼方向走去。


二人擦身而过时,骆闻舟猛然感到一只手从自己大腿流畅滑过。


“您自己也没穿秋裤吧?为人师表,怎么严于律人,宽于律己?”


背后一串笑声被寒风送到耳边,骆闻舟开始觉得今天有点热。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