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默读|母亲&父亲


*其实是一年半前的旧文了,不过觉得今天挺应景,就重发一遍吧~

【默读】赋名为渡

    费渡的名字是母亲取的,是费承宇施舍般把为孩子赋名的权利留给了她,作为她为自己诞下后代的嘉奖。


    费承宇初次听见孩子的名字,先是微微挑眉,而后像品酒般嗒出了几分味道,缓缓露出轻蔑的笑。


    他把很小的一团雪白从床上抱起端详,一边轻抚婴儿的脸,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目光紧守在婴儿身上的女人:


    “‘渡’,挺好的名字。你希望他渡什么?渡无知愚昧,渡懦弱优柔,渡俗世无用的喜怒哀惧,呵...

《默读》随记:聊聊费渡(2)

*(1)看这 


费渡不变态,他是共情能力弱,一般人的喜怒哀乐乃至爱与恨对他而言感受没那么强。


举个例子就是假如陶然真的在那场车祸里领了便当,骆闻舟肯定是先哭鼻子的那个,费渡内心尽管有波澜,但还是能维持表面平静,并且陪在闻舟身边安抚。这不是说闻舟不坚强,而是闻舟、或者在正常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会被鼓励适当抒发自己的情绪,而费渡的成长过程中被灌输的,是压制情绪。


(所以其实番外闻舟对费渡说“她爱你,我也爱你”的时候,费渡能红了眼眶,这个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强烈的情绪释放了。)


费承宇的变态在于他共情能力弱的同时,他能通过掌控他人、把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而获得一种...

《默读》随记:聊聊费渡

*这么久都没有专门分析过他,因为我觉得他是个微妙平衡的个体,“像个精密的仪器”,那种细微的分寸不容易用准确的语言描述~


我心目中的费渡:


风流倜傥但不妖冶娇柔,静敛沉稳但不病态阴郁;


身子骨偏单薄但不是弱不禁风,平易近人但让人捉不住摸不透。


不熟的人看他像远远看一片春日的湖泊,蜂飞蝶舞,让人感到舒服;


熟一点的人走近,发现这湖虽然澄澈但似乎深不见底;


但事实上他是海洋,深沉宽广,可以容纳许多人和事,也蕴蓄着强大的力量。


他可以风平浪静,也可以在需要时掀起惊涛骇浪。


他其实不病娇,真要形容那种“深渊”的状态,应该是一种蛰伏在身体里的疯戾,藏在他的沉...

默读群像|陶然

*一个短短的人物侧写,非cp向

*那天听广播剧里闻舟跟费渡说“你跟陶然最好,不进去看看吗”,就想写写费渡眼里的陶然。


    以前费渡看不懂陶然。


    倒不是因为陶然有什么深沉的城府与难测的心机,恰恰相反,陶然在他面前总显得坦坦荡荡,直率简单。可费渡不明白一个非亲非故的人为什么彷佛毫无功利地对他这么好。


    他与陶然因他母亲的案子初识。那会陶然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刑警,涉世不深,年轻热血,做事多凭直觉、少加考量;他母亲的案子是陶然处理的第一宗命案,彼时...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