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读书笔记及一些胡说八道:《我的朋友安德烈》

*我实在太喜欢这个故事了,激情敲的文本分析,欢迎讨论指正~

*有剧透。

 

    《我的朋友安德烈》是双雪涛的小说集《平原上的摩西》里的其中一篇。全文充满幽默,抖了不少包袱,经常让人会心一笑,但笑着笑着就不禁唏嘘。

    这其实是关于一个思想天马行空、天性自由勇敢的少年如何不断被教育体制和社会体制压制与消磨、他又如何在现实的牢笼里始终坚韧捍卫着灵魂的自由与人性的故事。


    安德烈是“我”的初中同学,真名是安德舜,他说这是他父亲改的,和他没关系。“舜”与“顺”同音,标志着“顺从”。从他为自己重新赋名为“烈”开始,我们就看到这个老师搞不定“活宝”的自主性及敢于质疑权威的勇敢。 

    孙老师翻开点名册,说:名册上的安德舜是你吗?他说:那是我爸起的,和我没关系。孙老师的恼火已经装满了教室,安德烈却不以为然,笑嘻嘻地站在她的面前……孙老师似乎吓了一跳,说:下课之前你要是不把课桌上的(我是敏感词)划掉,我就让你父母来赔!以后考试,你要敢写安德烈,我就给你零分,以后你要是还穿背心短裤来上学,我就让你当着大伙脱掉,听明白了吗?我下意识在底下点头,这是小学时落下的毛病,老师问“听明白了吗”,无论如何是应该点头的。安德烈摇摇头说:没有。孙老师把黑板擦在讲桌上狠狠一拍,说: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在浮起的粉笔灰中慢慢地说:你让我把字划掉,是因为写字破坏了桌子,可如果划掉,桌子就破坏得更厉害了,而且(我是敏感词)怎么是能够轻易磨灭的?你让我写那个我爸起的名字,是因为名册上是那个名字,可现在我们已经认识了,你已经把名字和我联系上了,我写哪个名字你都会知道是我啊?你觉得我穿背心短裤不对,可走廊里的校规没写不让穿,你不让穿是觉得难看,我穿是觉得凉快,如果你让我脱干净,那不是更难看,我不是更凉快了吗?

 

     安德烈很聪明,是那种天才型的“学渣”。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比起听课和解题,他更愿意把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研究去。

    比如他用数学公式来“侦察”老师什么时候巡堂:

    他说:这条走廊宽两米半。大家点头,好像都去量过一样。他伸手指了指头上的窗子,说:这块玻璃离地面一米六五左右,几乎和孙老师一样高,现在是十月份,下午两点到三点阳光和地面的角度应该是四十五度多一点,可以认为是四十五度。他看我们全部傻在当场,又掏出一张草纸,上面写着几个方程式,也是蚯蚓一般的模样。他说:我的书桌离地面八十三厘米,好,有了这些值,我把镜子放在距离我胸口三十五厘米,距离玻璃七十五厘米的地方,因为我们的教室在这条走廊的尽头。他抓起背心的下摆擦了擦鼻子继续说:所以孙老师要是想搞突然袭击,只能从东向西走过来,她又戴眼镜,你们知道她戴眼镜吧?我把镜子摆好之后,只要她不是故意贴着墙走,而是走在走廊的中轴线或者中轴线靠右,在她距离后面这块玻璃……他看着我们,没人回答,他失落地说:三米半的时候,我就能看到她的眼镜反射的光。

   

    比如学校要办朗诵,当其他同学或“真情实感”地讲述自己做慈善的故事,或引经据典地不知所云,安德烈认认真真地发表他的演讲“下水井盖为什么是圆的”,然后被老师打回去重做。

    他把讲演稿在手中翻滚了几遍,找到了开头,念道: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下水井盖为什么是圆的”。同学们,它之所以不是方的是因为……所有人笑得东倒西歪,我笑得蹲在地上,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在笑声中,他没有停下来,而是镇静地朗诵着:圆形的直径是圆周上任意两点的最长距离,你们知道,井盖如果掉下去,一定是两点之间的距离小于那个窟窿……柳校长怒气冲冲地打断了他说:井盖掉不下去,是因为底下有东西卡着。安德烈摇摇头:你肯定没看过《十万个为什么》,这是一个几何问题,不是一个东西卡着的问题。柳校长原来是一个体育老师,几何问题离他实在太遥远了,他说:你是故意扰乱升旗仪式的秩序。安德烈说:我在发表演讲,是你打断我的。

     

    老师煞费苦心地找了学霸来指导他,希望把这颗不修边幅的自由灵魂套进学霸的模板里,然而一周后他重新站上讲台,给大家讲海豚的呼吸系统。

    海豚的呼吸是有意识的,它可以通过放弃呼吸来自杀。安德烈反复提到海豚,海豚应该是自由的。它本属于大海,却囿于一池逼仄,不得畅泳。

    他把麦克风拿在手里,环顾四周,等大家彻底安静下来之后,他大声说:今天我讲演的题目是《祖国在我心中》。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像其他人一样,指挥家似的把一只手缓缓抬起:“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人生易老天难老,战地黄花分外香……下面,我来讲一下海豚的呼吸系统。”整个校园爆发出雷鸣般的笑声和掌声,有些人吹起口哨,大家像是过节了一样,在这一圈围墙里面从未有人这么集中地给我们带来快乐。我一边笑得喘不上气一边开始担心,安德烈这次可闯了大祸了。他在欢乐的节日气氛中讲道:海豚的呼吸是有意识的,如果它们想要自杀,只要让自己放弃下一次的呼吸就可以了。    

 

    安德烈敢于抗争。在大家都习惯了按大人说的去做,当老师问听明白了吗时间无论如何都点头的时候,安德烈为了朋友因为被老师篡改分数而失去的留学机会据理力争,最后落得被停学的结局。

    他不仅被教育体制放弃,还被社会放弃。他因为执着于“敏感”的钻研,最终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当“我”打电话问候他时,他说:

    我很好,我尽量表现得像个疯子。

    当独立思考与批判思维都成了社会主流所定义的“不正常”,那么他就心甘情愿地当个“疯子”,在精神病院继续钻研自己的兴趣。


    而到了故事的尾声,我们发现原来这里是首尾呼应的。在“我”父亲的葬礼上,“我“继续被指导凡事要合乎仪式,来参加仪式的人似乎都只是走走过场,没什么真情实感。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安德烈:

    当他在我父亲葬礼的清晨,提着书包向我走来的时候,我怀疑我不但睾丸出了问题,因为过度劳累,我的精神也出现了幻觉。可马上我知道这不是幻觉,一辆救护车从他身后赶上来,车上跳下来几个男护士,七手八脚把他擒住,他向我喊道:默,别哭,我在这儿呢。他被拖上车的时候,灵车也发动起来,我坐上灵车,向外撒起纸钱,向着和他相反的方向驶远了。

     整场仪式里唯一有人的情感的,就是安德烈这一句“别哭,我在这儿呢。”所有人都泯灭了情感,成了按部就班、整齐划一的工具人,除了疯子安德烈。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活着的、有血有肉的human-being。

    而他被永远关了起来。

    

    “宋屁股”这个角色也很有意思,她是政治老师,打扮比较花俏,学生给她取的花名代表着一种属于青少年的肉欲。教育体制把人们的自由天性压制,欲望是不能谈及的话题,正如青少年的恋爱被定义为“早恋”,青少年的生理与心理正常需求成为了一种罪恶。“宋屁股”这个花名,天性尚未完全泯灭的少男少女们一种游戏式的柔软反抗。

    学生们的反抗还包括偷偷藏起一些被禁止的书籍传阅。什么是被禁止的书?《福尔摩斯》《灌篮高手》《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还有《神鵰侠侣》,其实它们一一对应的是智慧与批判性思考、青春热血与运动能力、心灵的求索还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它们都不应该出现在校园里。

    而“宋屁股”年轻时爱好读书,后来她学会了隐藏自己的个性,只敢在清晨去教室偷学生们的书看。当李默发现她偷书看时,她正看得津津有味的那段,是尹志平奸污小龙女。这不仅是欲,还是背德的欲,罪恶的欲。这当然是不允许出现在校园里的。最后东窗事发,“宋屁股”再也没在学校里出现过。


    某天我在首页刷到别人转发的一个博主说:现在年轻人居然不在文学漫画二次元里找背德的快感而是去找道德观是我万万想不到的。 (VB:神犬嘣叽)。当快感与欲望都被冠以罪恶之名,当这样的意识被内化于年轻人的身体与精神,当独立思考与理性批判都被压抑直至消失,我们会变成什么样?

    大概就变成了故事的讲述者“李默”,沉默,顺从,接受安排,“我”就是体制培养出来的芸芸众生。


*一个冷知识:在后来出版的《神雕侠侣》里,“尹志平”改为了“甄志丙”,因为此角色有原型,其后人认为侮辱了先祖。

评论(7)
热度(11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