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默读】赋名为渡

    费渡的名字是母亲取的,是费承宇施舍般把为孩子赋名的权利留给了她,作为她为自己诞下后代的嘉奖。

 

    费承宇初次听见孩子的名字,先是微微挑眉,而后像品酒般嗒出了几分味道,缓缓露出轻蔑的笑。


    他把很小的一团雪白从床上抱起端详,一边轻抚婴儿的脸,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目光紧守在婴儿身上的女人:

 

    “‘渡’,挺好的名字。你希望他渡什么?渡无知愚昧,渡懦弱优柔,渡俗世无用的喜怒哀惧,呵,该不会希望他‘普渡众生’吧?”

 

    讽刺的是,女人的眼睛里并没有费承宇刚刚提到的任何品质和情绪。那双眼睛长在苍白憔悴的脸上,像星光无踪的夜里被厚云包围的月,大部分时候都被厚重云层遮盖,却总是在人们以为它再也挣不出来时,豁然透出一捧清浅皓白。

 

    “费渡,他会有独立的精神与生命,他将能自主选择须渡之人、须渡之物,你和我都不能左右他的选择。”

 

    “哦,是么?”男人把过分脆弱柔软的生命缓缓放回婴儿床里,两只手指挑起了女人倔强的下巴:


    “如你所愿,他会独立的,等他的精神与生命由我来养育栽培和修剪完善后,他会成为世界上另一个独立的我。 ”

 

    男人的声音低沉有磁性,并不尖锐响亮,婴儿却似是突然受了惊,挣动着四肢大声啼哭起来,彷佛微不足道的抗议。

 

    男人皱起了眉,女人笑开了颜。

 

*其实我之前也想象过,费渡这个名字应该是母亲取的,“渡”,多么有自主性的名字。今早看完 @亚里士缺德 的《飞鸟》,激情摸了这一段~

 

 

 

 


评论(26)
热度(449)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