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日落大道|日暮下的英雄

*时间线在章决准备营救陈泊桥。

*6k+篇幅,是对陈泊桥、章决、裴述、艾嘉熙的人物侧写。


一、章决


        细碎灰末从堆满烟蒂的白瓷缸边缘漏出零星,像点烟者快将按捺不住的焦灼,再添一分就要满溢倾泻。收音机无间断聒噪,电视屏幕不知疲倦明灭,亚联盟国内新闻被翻来覆去地滚动播报,与充盈在居室四壁的烟圈相互纠缠,拉扯出一张混沌的绵密难透的网。

 

         章决自囚于网内,已二十八小时不曾合眼。

 

         二十八小时前,亚联盟首富陈兆言在视察工厂时遭遇枪击,送院途中不治身亡。

  

         殷红的突发新闻标题赫然闯进平板电脑时,章决正坐在床上和艾嘉熙通电话。猝然落地的手机在安静房间里砸出突兀的哐当声,章决下意识地捡起手机重新凑到耳边,艾嘉熙的叽叽喳喳却戛然而止,像被什么捂住了嘴。

 

         半晌艾嘉熙才慌慌张张地喊道:“阿决,你看见新闻了吗?”

 

       “看见了。”章决发白的指尖不受控地微微抽搐,这让他滑错了好几个页面,好不容易才把目光锁定在那行鲜红上。他与之倔强对峙,直到眼睛被屏幕刺出酸涩的泪。

 

       “这是怎么回事啊?陈泊桥的父亲被……”章决知道艾嘉熙无法轻易说出“枪杀”这样可怕的词语,他是个被宠爱与和平包围的孩子,生活里只有自由自在的快乐与无伤大雅的忧愁。

 

        如果这新闻与陈泊桥无关,章决也许会用轻柔的声音安抚嘉熙,可现在他做不到。

 

        艾嘉熙的声音带着迟疑:“那陈泊桥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章决听见自己回答得十分冷硬。其实他对嘉熙向来有足够的耐心,但从刚才到现在,他是个一分钟前还在平稳顺畅的路上缓步行走、转眼却猝不及防失足滑落至悬崖边缘的人,全身力气都被调动与这惊心动魄周旋,无暇分出心思来哄人。

 

        “嘉熙,我晚点给你打电话。”他强行打断了艾嘉熙在电话那头的吵吵嚷嚷,同时打开了电脑、电视和收音机,开始拼命搜寻有关亚联盟兆华能源的一切消息。

 

        值得庆幸的是他早早独自搬出来住,此时没人会看见他的惶惶与疯狂。

 

        爆炸性的新闻在亚联盟本土乃至其他国家和地区搅动起明暗风云,陈兆言的独子、亚联盟最年轻的陆军大校陈泊桥一夜之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蹲点在陈兆言所在医院的传媒扑了空,没人拍到陈泊桥进出医院的情况,于是更多记者蜂拥至陈宅,以长枪短炮和无人机把那座庄园围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咄咄逼人的国内舆论把两天前还备受亚联盟人民喜爱的陈大校污名为穷凶极恶、不择手段的弄权者,而陈泊桥始终闭门不出,各怀鬼胎的探望者都统统被管家礼貌拒于门外。某个向来与陈泊桥立场不合的时事评论员在演播室里指点江山,说陈大校如今是孤立无援的困兽,章决冷声嗤笑,觉得这各路牛鬼蛇神都不配置喙陈泊桥。

  

        章决认为陈泊桥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磊磊落落,宠辱不惊。无论当前局面看起来有多么糟糕,陈泊桥都必定能审慎分析形势,沉着部署应对方案。

 

        陈泊桥不会慌乱,可他会不会难过?章决听过陈泊桥父母感情不好的传闻,知道他从小就随母亲在欧洲生活,与父亲的关系想必也不太密切。但这突如其来的丧父噩耗,会不会让那个在公众面前永远自信微笑的陈泊桥,藏了一份隐而不发的悲伤?

 

        想到这章决的心不由得抽痛,疼得并不剧烈,像是涨潮时的涌浪,一波一波地恻然。


        如果可能的话,章决愿化为轻盈飞舞的蝴蝶,空气中漂浮的尘埃,从窗外投映入户的浅白月色,化为任何能穿越重重屏障找到陈泊桥又不会打扰陈泊桥的事物,沉默地待在他身旁。

 

        急促的突发新闻插播提示在那张绵密的网里发出撕裂的声音,章决惘然抬头,看见无数闪光灯歇斯底里地在陈宅的庄园夜幕下闪烁。屏幕下方是加粗的赫赫字体:

 

        陈泊桥有重大作案嫌疑,法庭已发出拘捕令。

 

        抢新闻的记者互相推搡,镜头随着摄影师的奔跑颠倒摇晃,章决听见许多莽撞而尖利的呼喊,看见所有人都趋之若鹜地赶往同一个方向。他嫌恶地握紧了拳,眼前像一场丑态百出的狂欢。那些躲在阴影背后的人,正迫不及待地要把陈泊桥也拉到地里,让清白的陈大校沾上泥浆。

 

        愤懑挤压章决的胸腔,如果他在现场,他会竭尽所能地将那些争先恐的镜头推开、砸烂——这时他遽然发现一张冷峻平静的侧脸。

       

        仅是匆匆一瞥,接着又是一阵上下左右的无序颠簸。章决的目光随着镜头摇晃了大半分钟,随着晕眩感愈发强烈,它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勉强稳定下来。

        

        陈泊桥英俊的脸庞出现在屏幕的中央——比刚刚靠近了许多,章决睁大了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里的陈泊桥:


       一丝不苟的黑色正装,还是一如往常的沉稳自信,丝毫看不出难过或憔悴,无论多么荒唐的闹剧到了他面前仿佛都就此止步。只见他稍稍侧身,朝镜头露出了一个礼貌得体的、陈泊桥式的微笑,与章决收藏的许多镜头下的陈泊桥合缝地重叠,无数次使章决内心怦然。

        

        画面从现场切回演播室,随着嘴唇生硬动了动,章决才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嘴角在陈泊桥微笑的牵动下拉扯出了一道不明显的弧度。

 

        新闻主播正和什么亚联盟知名政治学者讨论陈大校”自毁前途的弑父动机”,他即将面临的审讯流程,以及可能遭受的判决。章决漠然地关掉一切电子设备,房间骤然变得静谧无比。

 

        他缓缓起身,双脚因久坐而发麻。忍着脚底的刺痛走到一面全身镜前,他开始无声端详镜中那个苍白憔悴的、毫无特色的、与刚刚在电视里那个风度翩翩的陈泊桥毫无关联的自己。

 

        章决二十八年的人生做过许多错误且不理智的决定,大部分因为陈泊桥。此夜他在寂静的单人公寓里,他作出了疯狂的决定,仿佛一场阒静的爆炸:

 

        他要营救陈泊桥。

 

 

二、陈泊桥

 

        辽远的枪响刺入苍霾的午后,陈泊桥知道行刑场上有人正应声倒地。他轻轻闭了闭眼,复又缓缓睁开,把险些泄出的内心波澜不着痕迹地敛了回去。

 

        他镇定地坐在冷硬的牢床上,神态自若,姿势放松,向正在窥视的眼睛证明自己未被动摇分毫。他的眼睛被审讯室炽白的强光直射了太久,回到牢房已经半个钟头,犹有深色块在眼前晃动。

 

        他不确定方才被枪决的谁,老邱、林可还是虎牙。这些人和他一起闯过战地,一起受过勋章,一起饮过庆功酒,最后一起被逮捕,关押于亚联盟城郊的军事监狱。他们因为保护过一些人而被称颂为英雄,也因为保护过一些人而被指控为罪犯。他不后悔,他想他的战友也不后悔。

 

       人的肉身很脆弱,尖刺钝器,药物毒剂,AKM自动步枪子弹,都能摧枯拉朽地将肉身破坏。而比肉身坚韧的精神。这几个月里他们想必经历了和自己一样严苛的审讯,最后到了枪决这一步,说明他们的精神始终没被摧垮。


        他感激并敬重他们每一个人,认为这些战友才是真正的英雄,而他不是。至少若英雄也分三六九等,那么他们才真正配得上位列前排,而他只能是英雄中的末流。他无力顾全所有战友,他甚至没有十足把握保全自己。

 

       总统赵琨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消磨他的意志,他仍在顽抗,不曾动摇,但这不是基于赤子挚诚的天真信念,而是基于理性审慎的形势分析。他认为自己能活着离开这座监狱的机率仍然较高,而军旅生涯恰好锤炼了他的耐心与韧性。

 

       他记得和父亲提起想去参军的那个夜晚。那时他刚从罗什毕业,还没拍上毕业照,母亲就遽然离世。他和父亲一起为母亲在欧洲办了一场简单而庄重的丧礼。

 

       当晚父子俩就在母亲度过生命最后时光的那个庄园共进晚餐,平静而疏离。饭桌上的谈话没有半句关于母亲,父亲主要问他一些学校的事,以及他毕业后的打算。

 

       他拥有很多选择,只要他想尝试,每一条路都将通往光明的未来,因此他倒是还没做好决定。就是在此时他想起前几日看见的亚联盟征兵广告,于是说自己也许考虑报名军校。

 

       本来只是随口一提,不料父亲的脸色却骤然阴沉。

 

       其时亚联盟边境局势不稳,确有开战可能。而陈泊桥是独生子,他明白父亲更希望自己能去商学院,边读书边了解兆华能源集团业务,以便毕业后成为父亲的帮手。

 

        父亲在激烈的反对中说了些难听的话,提到了母亲,质问陈泊桥产生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受了母亲的影响。

 

        陈泊桥并未顶撞父亲,亦没有与之过多争论,然而他却在父亲盛怒的脸色中获得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为母亲后半生的不快乐报复的快感。

 

        翌日清早,他随父亲回到亚联盟。父亲有公事要处理,陈泊桥则独自把母亲的杂琐后事料理妥当。

        到了黄昏,陈泊桥递交了亚联盟国防大学的入学申请。

        如果当初没有报考亚联盟的军校,他可能会回到欧洲进入某个顶尖学府,攻读商学和政治学。他的体格不会如现在健硕,皮肤上不会攀着蜿蜒突兀的疤,记忆里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鲜血、火光、枪声,和死去的敌人与战友的面孔。他或许不会因为锋芒毕露而成为博弈下的受害者,他的父亲,与他少见寡谈的父亲,可能还活在世上。

 

        可他从不后悔参军。

 


三、艾嘉熙

 

        艾嘉熙独自坐在沙冰店露天卡座的彩色遮阳伞下,闷闷不乐地咬着吸管。杯中樱桃色的小冰山一点一点塌陷,最后成了一汪红海,打给章决的电话仍在重复“该用户不在服务区”。

 

        最近艾嘉熙经常找不到章决。自陈泊桥被逮捕关押,章决就变得很忙,行踪也很飘忽。

 

        上次和章决通电话还是上周五晚上。章决那边很嘈杂,像在歌厅舞厅之类的地方。问章决他在哪他就岔开话题,反问嘉熙最近有没有去相亲。艾嘉熙糊里糊涂被绕了去,迫不及待地跟章决分享起自己前几天尴尬得要命的相亲经历。章决全程没怎么说话,只是适时给一点反应。

 

        直到艾嘉熙说着说着恍然大悟:“你在Harrison的成人秀俱乐部!”

 

        章决的社交圈子很小,不可能自己去什么娱乐场所消遣,尤其是吵成这样的地方。艾嘉熙忙问章决怎么突然跑到曼谷去了,章决却含糊其辞,让他早点睡觉,还特别强调晚睡会出黑眼圈。

 

        通话的最后艾嘉熙有些紧张地问:“你该不会是想去救那个人吧?”章决没有回答,和他道了晚安,平静而温柔。

 

        艾嘉熙想自己应该是世上唯二知道章决喜欢陈泊桥的人,另一个是Harrison。

 

       其实章决平时几乎不提陈泊桥。章决搬出去住后,艾嘉熙隔三差五就会去章决独居的小洋房玩,在那里也找不到什么关于陈泊桥的东西,虽然他怀疑章决把它们藏在某个暗格里没告诉他。

 

        但艾嘉熙常看到章决安静地发呆,是那种在想什么事情想得入了迷的发呆。有时他和章决在家里的客厅下五子棋,开着电视当背景,电视新闻一旦提到关于陈泊桥、兆华能源甚至仅仅是亚联盟的消息,章决的注意力就会被吸引了过去,整个人恍惚起来。

 

        要是陈泊桥的身影出现在画面里,章决的眼睛里就会立即蓄满复杂的渴望,像个正在戒毒的瘾君子突然看到了毒品,心里想要得发疯,理智却拼命压抑,彷佛冰封下蓄势待发的火山。

 

        艾嘉熙无法理解章决对陈泊桥的感情。他喜欢章决,并对这份喜欢直言不讳。因为章决从小到大都在他身边,对他很好,一直保护他。喜欢章决让他很快乐,是发自内心的纯粹的快乐。

 

        而章决对陈泊桥的却不是完全这么回事。陈泊桥离章决很远,在罗什时二人就没什么交集,毕业后更是天各一方。那个人这么忙,这么受欢迎,恐怕连章决是谁都记得。章决的喜欢这么卑微,这么沉默,似乎充满忍耐和辛酸。

 

        劝艾嘉熙退婚时章决曾说,嘉熙对他的感情是亲近和依赖,不是爱。当时艾嘉熙既难过又生气,顶着一双哭得有点肿的眼睛气冲冲反问:“那你对陈泊桥就是爱吗?爱这么痛苦的吗?”

 

        艾嘉熙至今对章决当时的表情历历在目:章决先是怔了怔,像是没听明白他说的话,过了近半分钟,章决的脸上浮起了非常惨淡的自嘲的微笑,比哭还让人心疼。嘉熙立刻后悔自己没经大脑说出来的话,着急想说点什么弥补,章决却自暴自弃地开口道:

 

        “我也没办法啊。”

 

 

四、裴述

 

        自陈泊桥入狱,裴述忙得脚不沾地。

 

        一方面他要暗中为陈泊桥及其战友四处奔走,同陈家的顾问沟通,和消息人士接洽,拉拢陈泊桥的支持者,尽可能争取舆论阵地,统筹必要时的劫囚行动;另一方面他还要在各大公开场合露面,有意无意地向无数双眼睛表现出自己因为陈家失势而幸灾乐祸,让有心人相信裴家确实因当年陈兆言在兆华能源集团排挤裴述的父亲裴少勇而对陈家怀有怨恨。事实上裴少勇是陈兆言安插在亚联盟北方的心腹,裴述和陈泊桥是相识十多年的挚友。

 

        裴述跟陈泊桥从小就在家族间的聚会中见过很多次面,后来二人一起上了罗什公学,顺理成章地熟络起来。

 

        陈泊桥是个天生的领袖型人物,有魄力有能力,既平易近人又具备恰到好处的威严。他成熟理智,与人交往时总保持着礼貌得体的距离,其实不易捉摸透。裴述不敢说自己很了解陈泊桥,只能算是比较熟悉。

 

        他与陈泊桥成为朋友,不完全出于家庭原因。陈泊桥有种在其他上流阶层的公子哥身上少见的特质——理想主义的天真与赤诚,英雄主义的坚勇无畏与牺牲精神。

 

        这段时间裴述焦头烂额,因为除了营救陈泊桥,他还要设法帮助那些因拥护陈泊桥而入狱的军官。虽然如果不试图顾全那么多人,而是仅仅想办法摘出陈泊桥的话事情会更简单,无需走这么繁琐迂回的审讯程序,陈泊桥也不用在狱中待这么久,毕竟事情拖得越久,陈泊桥的危险就越大。


        但裴述知道陈泊桥不会答应。就算未能保护所有人,只要有机会多救出一个两个,陈泊桥就不会放弃。

 

        裴述自认和陈泊桥不是一类人,趣味不相投,品格也没陈泊桥高尚。光明正直的陈泊桥像一面镜子,照他的轻浮孟浪,照他的心思不纯,让他观照自省,克制思齐。若说他在声色犬马的欲望之河半推半就地随波逐流至今仍未变得过分贪婪、庸俗与卑劣,陈泊桥这个朋友起了很大作用。

 

         裴述不曾告诉陈泊桥,自己愿意为磊落坦荡的真君子朋友做任何力所能及的事。

 

 

五、章决

 

        在泰独立国的几个月里,章决做了很多从未想过自己会做的事。

 

        白天他沿着计划带陈泊桥撤离的路线来来回回走,把周边几个区域的地形、路况摸得滚瓜烂熟;下午参加各项短期特训,从零基础开始学习跳翼伞,练习射击和近身搏斗;晚上则待在安全屋里,对着满屋的石膏像反复学贴仿生皮,练习易容化妆,就这么度过了许多个异乡难眠的夜晚。

 

        有时他会接到父母和嘉熙的电话,他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安抚世上仅有的这几个爱他的人,告诉他们计划一切顺利,自己万事都好。

        有几次他在安全屋里发情。他立给自己注射了舒缓的针剂,然后在全身失去知觉的药效期躺在狭窄的单人床上,试图通过默背行动计划中的各种细节来分散注意力。

 

        章决是个自控力很强的人,唯独没有控制自己想陈泊桥的能力。

 

        往往他在脑中过了一遍计划后,思绪就化为漫天飞散的蒲公英,絮絮纷纷,都被执着的风拂到了陈泊桥身上,黏附在每个有关陈泊桥的记忆片段里。

        他回忆起在罗什日子,那是他二十八年的人生里最快乐的时光。陈泊桥从那时到现在都是人群的中心,而他则在静默地看着陈泊桥和朋友谈笑风生。所有人的视线都会在陈泊桥身上聚焦,没有人会注意到章决。

 

        有时章决觉得自己像是存在于另一个空间的透明人,这认知让他既感到安全,又有些悲伤。

 

        位于曼谷棚户区的安全屋周遭充满烟火气。有居民用泰语高声说笑,楼下的杂货铺常传来节奏轻快的泰语老歌,有人吆喝着叫卖什么,还有孩童追逐打闹的嘻嘻哈哈声。


        鲜活市井声在宁静的空间里窸窸窣窣地轻抚听觉,日暮的夕光从通风窗投落在潮湿的呼吸里,欲望在蒸捂的溽热间腾起挥发,章决与记忆中的陈泊桥坠入沉睡之湖。

 

 

六、陈泊桥

 

        第六个战友倒在行刑场的枪声里,陈泊桥的终审将于明天开启。审判前夕他仍然没有表现出丝毫慌乱或愤怒,甚至在狱警送饭时和对方微笑着说了句平安夜快乐,吓得对方以为平安夜会发生什么不平安的事,整夜草木皆兵。

       明天如无意外,押解陈泊桥的车会在前往行刑场途中被拦截掉包,裴述的人会及时把他送到亚联盟北方边境处暂时躲藏,陈家的部署已经完备,只待在合适的时机反击。

       但世上没有万无一失的计划,尽管准备周详,要是有任何差池导致营救失败,轮到他站上了那个数月来只闻其声的行刑场,他希望自己能在枪口前依然保持平静,对得起那些坚勇的战友。

 

       这段囹圄生活,除了漫长的审讯,他得到了很多独处时间。

 

       过去他很少有这样多时间。罗什公学积极出众的优秀学生陈泊桥,亚联盟首富之子的彬彬绅士陈公子,还是陆军部队能力超群的年轻干部陈大校,这多重的身份曾经占据了他所有时间。

  

       这十年间他像个停不下来的陀螺,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各界,眼前风景变幻,色彩飞速流转,但没有时间也没有闲情驻足细看。直到父亲被枪杀,他从亚联盟的英雄成为军事监狱的囚徒。

 

       上一次他拥有这么多空白的时间还是在童年。彼时他陪母亲在欧洲的别墅养病,除了日常学习与功课,他有大把时间可供挥霍。

 

       母亲身体不好,喜静不喜嚣。他在别墅里不吵不闹,要么坐在母亲身旁,把书架上的英文书逐本逐本翻出来看,遇到不懂的词句就自己安静查字典;要么在书房擦拭外祖父的军功章,翻阅记载外祖父经历过的战争的旧报纸,就这么消磨掉整个白天。

 

       午后母亲常精神不济,需要卧床休息,他便独自跑到别墅外的森林去玩。他们家拥有广阔的私家园林,对还是个男孩的陈泊桥而言,那是要跑很远才能看到边界的偌大游乐场。

 

       他喜欢爬上一棵茂盛的苹果树,坐在粗壮的枝桠间,双脚垂在半空摇晃。风吹叶动,鸟语蝉鸣,如果他站起来就可以眺望广袤无垠的青草地,更远方则是连绵苍翠的山峦。他大口呼吸着湿润的空气,直到头顶无边的湖水蓝逐渐被橘子酱填满。

 

       男孩一跃而下,掺了凉意的风在手臂上撩起鸡皮疙瘩。他采下几朵颜色鲜艳的野花,兴冲冲地带回家送给妈妈。

 

       那段时间,生活很无聊,也很快乐。

 

       当夜陈泊桥梦见自己回到了母校罗什公学。

 

       在罗什的日子他总是很忙,忙上课考试,忙学生活动,日程表上难得的空白也会被各式各样的告白者占满。因此当他在宁静的校园里闲逛了一阵、路人纷纷与他擦肩而过却无人打断他的独处时,他便意识到自己正在梦中。

  

        他无拘无束地享受着这梦里的自由,到达了学校东南区那座能看见大海的塔楼。夏季的罗什花海浩瀚,粉红淡绿一路绵延伸展,热情奔向日暮时分的海洋。

  

        陈泊桥立在清凉舒畅的风里,准备好迎接明日的命运。

 




评论(17)
热度(162)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