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默读随缘笔记:聊聊骆闻舟

*稍微聊几个方面,想到别的再补充,欢迎来一起讨论~

*之前写的《聊聊费渡》在这 


其实我觉得骆闻舟是个比费渡更难把握、也更难出彩的人物。


费渡首先外形就很出众,长发,金丝边眼镜,穿着金贵讲究,斯文败类气质,既可撩人又冷峻,发挥空间很大;闻舟呢,人民公仆,不可能花里胡哨,只能是干净清爽、健康阳光、俊朗健硕的好小伙一枚,最多加点潇洒倜傥的气质。费渡的心理层次也比闻舟的复杂,他有被禁锢的心灵和不自由毋宁死的决意,有明暗两面的拉扯周旋,有心路历程的转变(从想着就算和反派同归于尽也无所谓,到因为感受到被爱和人间烟火的温暖而不想走到极端的那一步);闻舟的底色却从始至终是光明磊落,他没这样的多面性,也没什么心理大转折(对费渡从看不顺眼到动心这算感情线转折、不算人物基础逻辑变化),所以只能通过我们自己的共情能力去把握这个似乎比较简单的人物当中的人性。


人性很重要,它关乎这个人物到底有没有说服力。我看过挺多很模式化的处理,把闻舟当作一个纯正能量的光明向的深情男主,一心一意宠爱费渡,把费渡养成小孩,但这样人物会比较扁平,比较工具人,不那么容易触动人心。所以闻舟作为一个鲜活人物的人性在哪?我觉得在几个方面:


一是他的优越和底蕴。


闻舟确实是个很优越的人。京城官二代,家庭美满开明,有严父慈母,自己也是年轻有为,还不到三十就当上市局刑侦队长(不得不说这是小说,现实应该比较难实现哈哈哈),在燕城有车有房,甚至连相貌身材都比一般人出众,所以他必须是很有自信和优越感的。但这种优越是他的内在底蕴,不会炫耀出来。如果放在古风的场合,我就会说这是一种自带的“贵气”,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贵人”无须刻意炫富都自有某种气质,闻舟就是属于这种类型。我们在小说里不觉得他矜贵娇气,甚至感觉他十分接地气,可哪怕他吃街边煎饼果子、买地沟油豪华夜宵、猛灌速溶咖啡、整天念叨着秋裤和养生,都不会显得寒碜或小家子气。这种优越但不油腻、接地气但不穷酸的气质是他的基础,具体表现一方面是他的大方爽快,每天给手下的猴子猴孙带早饭,给姑娘们报销面膜,把车借给陶然开,另一方面是他很懂得生活,他的日常不盲目奢侈,只是很适合自己,他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能炒出一桌好菜,还在家里和办公室都养了植物,精心地错落分布,养得欣欣向荣。所以要把握闻舟,首先要抓住他这种自信和底气,但要记得这是自信不是油腻,是自然散发出来的气质,不是刻意炫耀做作。


二是他的细心和畏怯。


闻舟虽然不拘小节,性格随和疏爽,但他的心是细的,通情达理。他待人接物十分细致成熟(这个不适用于表面针锋相对实际在调情的感情线),内心很清明,知道对什么人说什么话,懂得尊重人,会照顾别人的感受。他和郭恒的几次对话都让我挺感动,他希望能从郭叔那问到更多的信息,同时他也明白自己是在揭伤疤,所以他的态度很真诚,没有步步紧逼,总是有礼貌有分寸地提问,最后真相大白,他除了告诉郭恒当年的来龙去脉,还告诉他您无形中救了上百个潜在的受害者,使老人心里好受些。他对费渡就更细心了,人家还是个未成年他就已经暗戳戳地关心着,一方面和这叛逆少年见面就吵架,针锋相对,另一方面又希望人家不要长歪,能够好好长大成人,还偷偷送游戏机哄孩子开心。直到感情水到渠成地发生,他是真的把费渡照顾得无微不至。我挺喜欢的一段是费渡在他家的第二夜,半夜起来喝水发现他正躲在书房看师父的遗书,费渡没说什么,他就主动选了能告诉的信息告诉费渡,最后认真地问我坦诚到这个地步你看行吗,多细致温柔一男的!


而畏怯,我觉得会害怕的闻舟恰是这个人物立体的地方。首先他会自我怀疑。前面说了他家庭条件优越,他明白自己的资源比别人丰沃,因而他怀疑如果没有长辈的庇佑,自己到底还能不能有所成就。这份怀疑使这个人物有了实感。我之前在“骆家父子”那篇文里聊过当费渡被带走协助调查,他去找了骆诚,当时他心里没底,这么多前辈倒下了,他怕自己收不好这个尾,但他不是去找父亲求助,他求了一个肯定,他问老爷子我是不是给您招了许多流言蜚语,老爷子回答你算勉强还行吧,因而他又有了脊梁骨,有了勇气。


他是费渡的光明,费渡也是他的定心丸。陶然被车撞了躺在医院,陆局被带走调查,他一下成了队里的主心骨,年轻人们都指望他时,他彷徨过,当时陪在他身边、替他分析的是费渡;小武没了他悲愤和疲惫交加时,只和他说辛苦了、把手盖在他眼睛上的也是费渡。当然费渡也是他压力症候群的根源,他怕费渡不是真心,怕费渡随时跑掉,更怕费渡不惜命,这种患得患失让这个人物显得有些敏感,不是单薄片面的自信满满,却很惹人怜爱。


三是他的勇气和坚定。


之前刷到一位太太说阿甜的人物都有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性格,接二连三发生这么多事,哪怕他有自我怀疑和畏怯的时刻,他还是稳稳地站在那里,不躲开不逃避,勇敢地扛起他的责任,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他在小说最后走访受害者家属,特别有人情味。我觉得他之所以能成为所谓的光明之子,甜选之子,能在费渡的自我救赎里陪伴他走出深渊,就在于这份坚定。他坚持自己的信念,坚持公义,坚持人性,当然也坚定地相信着费渡。受害者家属能把追寻真相的希望托付给他,市局的年轻人们能在彷徨时依靠他,而费渡,虽然自身已经足够强大,但骆闻舟于他仍是像个港湾,无论是惊涛骇浪还是风平浪静,这个港湾永不坍塌,永远能为他遮风挡雨。

评论(47)
热度(670)
  1. 共4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