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舟渡|狐与狼:时间回溯

*赛博朋克,非原著向,4.5k篇幅,大灰狼穿越到过去调戏小狐狸的故事。

老司机互撩的前篇在这 (没看过也不影响对本文理解~)


  “已成功接入0601Z。”

       斜倚着永生巨树的骆闻舟翘翘嘴角,从口袋里摸出薄荷糖送入嘴中。

  经典款Z型助手机器人,身型圆胖,憨态可掬,除了体贴多元化的管家功能,这款机器人的最大特点是在家居友善及个人化照顾上的配置相当成熟,在这个年代仍是有钱人家庭钟爱的高科技,尽管到了骆闻舟生活的时代,它早已于迅疾如飞的更新换代中被市场淘汰。

  骆闻舟手头的设备比0601Z先进了二十年,因此轻而易举就绕过防御系统黑了进去。

  他先从容不迫地把数据备份,一面在后台筛选分析,一面指示管家机器人按平常的巡逻日程在别墅行走,以便他观察内部环境。据0601Z数据显示,别墅的女主人目前正因神经类疾病在疗养院作短期调养,男主人因公事外出,那么目前房子里就只有小主人在。

  小狐狸,在哪呢?

      骆闻舟心下一动,控制着0601Z四处转悠,直到视线范围内出现一片姹紫嫣红、生机盎然的人造花园。园内深处半月形的花圃前,有个白衣黑裤的男孩蹲成了很小的一团。

      0601Z无声向他靠近。

  男孩似正专注于花叶上的什么东西,对0601Z的靠近毫不觉察,而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使骆闻舟看清他的面容。

  清秀眉目平和温润,修长眼尾弯似月牙,和那吊人胃口的大狐狸既像又不像。

      那个暗流涌动的跨年夜,那节灯影晃眼、香迷酒醉的VIP车厢,窗外有盛大的人造烟火在沸腾,欲望的火苗随五光十色的璀璨碰撞簌簌纷纷溅落,燥热被点燃于这段不长不短的城际旅程,经验老道的灰狼罕有地在工作期间分了心。

  狡猾的狐狸不惜以身为饵,糖衣包裹的暧昧撩起蛰伏在心底的好奇与欲望,骆闻舟在绵密潮湿的交换里尝出了玩火的危险。那夜他要与狐狸周旋,更要与内心的欲念周旋。

  费渡,费渡,这狐狸真教人食髓知味。

  不然骆闻舟也不会借着执行其他任务的机会,通过时间回溯多费周折绕道至事先找好的时间定位坐标,把自己的返程口开在这一带。他争取了约一小时的余暇,留给自己出现在此处,做一些与工作没有太大关系、更多只为满足私人好奇心的探索。

  这小狐狸还是挺天真可爱的,怎么长成大狐狸就是个星际祸害?

  通过0601Z,骆闻舟看见男孩抬起白皙的手指,一颗柿子红的瓢虫停在他粉白的指甲盖上,明媚阳光把瓢虫沾了水露的身体映得晶莹。清风拂过花园,瓢虫轻盈的翅膀随风绽放。

  男孩仰头目送这小东西顺着风势飞远,微圆的小脸上现出很浅的笑。

  人造天穹铺出色泽渐变的暖光阶梯,无论这小昆虫飞得多高多远,其实永远都在这早已框定的空间打转。它飞不出这场以假乱真的初夏。

  “Z?”男孩终于发现了默立在身旁不远处的0601Z,刚才还有隐约笑意的脸上掠过仓皇。他故作镇静地走向管家机器人,模仿大人的威严语气道:“Z,把你刚才看见的删掉,不要留下删除记录。”

  骆闻舟毫不迟疑地照做,0601Z按小主人的指示彻底删除了刚才十分钟的纪录,并从记忆库里调取了一段在屋内巡逻的视频衔接了被剪掉的片段,至此男孩才仿佛松了口气,“谢谢你,Z,”0601Z露出一个开朗的电子笑脸以示响应。

  私家人造天穹发出提示,别墅的主人回来了。男孩迅速地整了整衣服,急步奔向屋内。

  0601Z紧跟其后,视线余光里,那只柿红的瓢虫再次出现,却是被一股人造风卷得上下翻腾,再无方才自由闯荡的气势。

  眼看那小东西即将被风刮到防虫网,0601Z趁男孩背对自己,暗中延长手臂,在半空中捞回瓢虫,把它重新放回花圃的绿叶间。

  脚步声叩破屋内静谧,0601Z来到门廊处,迎上归来的主人。

  老狐狸费承宇,披着慈善富豪的外衣经常在星际间游访,实际正在收拢星际边缘者的势力为己所用。彼时老狐狸的尾巴还藏得很好,很多人错信了他、把毕生的希望交付其手,内心存疑的人也没能抓得到他的把柄。

      骆闻舟还未见过会动的费承宇——在他生活的时代,费承宇早成了恒冰箱里的一具标本,而他留下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传到费渡手中,目前尚无充分证据。论藏尾巴的能力,费渡堪称青出于蓝。所有事情都似乎与他脱不了关系,然而偏偏所有事情都被他完美撇清。

  有时太完美的无辜证明,就暗示着并不无辜。

  正是为了揪出费氏背后的秘密,组织才让骆闻舟接近费渡,没有别人比他更适合接受这项任务。他们的这些行动没法走正经授权,只能在灰色地带游走,而骆闻舟恰好不是什么正经人,他一向不走寻常路,根苗虽正,枝叶却叛逆而生,在体制之外长得葱葱茏茏。

  费承宇走进家门时随手把一个很小的笼子递给了0601Z,管家机器人立即识别了笼子里的东西,是两只橘白相间的杂毛奶猫。

  骆闻舟颇感疑惑,而小费渡比他惊讶得多。男孩瞪大眼睛,像是从未见过猫这种生物,好奇和恐惧在脸上混合。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老狐狸的声音和他的神情一样柔和,却透着一种让人不太舒服的压迫感。

  男孩摇头,目光在父亲的脸和笼子里的猫之间游移。

      “傻孩子,今天是六月一日,儿童节,你不知道吗?”费承宇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发,像个慈爱的父亲,骆闻舟却从0601Z的视角看见男孩在那一瞬间肌肉紧绷。

      “不过也是我的错,是我从小就让你无需记住这些巧立名目的节日。”费承宇像在循循善诱:“费渡,节日是什么?节日是仪式,而仪式是操纵人的把戏。操控者借助仪式建立一种共同体的幻觉,使人们觉得自己与未曾谋面的他人是一个整体,使人们有归属感。个体有从众的本能,因而操控者就可利用这本能来使个体在特定日子作出相同的行为。这些行为可以是对某些符号的崇拜,可以是消费。这都是把戏费渡,都是把戏。”

  骆闻舟通过0601Z在旁听着,有些不耐烦,他感觉这父亲对七岁孩子的教育未免不太对劲。这样的耳濡目染,也难怪这小狐狸长歪。

  “这是你的儿童节礼物。”费承宇似笑非笑地向0601Z打了个眼色,示意它跟上自己。小费渡也跟在他身后,奶猫随着笼子的摇晃发出尖细的喵喵声,在静谧的别墅里显得格格不入。

  0601Z跟在父子身后进入了别墅地下室。

  骆闻舟掌握的情报里有关于狐狸家地下室的描述,说是怀疑那是一个审讯的密室,里面装置了不少高科技的刑具。在读到情报的当时骆闻舟就颇为怀疑,毕竟到了他那个时代,人的意志在科技面前业已脆弱无比,用不着什么严刑逼供,仅需在情绪调节器上输入几个代码,要使一个人的意志溃不成军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因而骆闻舟并不相信那地下室能有多么阴森可怖。

  眼前的景象也证实了骆闻舟的想法。那地下室整洁敞亮,以银白灰为主色调,比起审讯室,更像个充满金属设计感的地下书房。 

      费承宇让0601Z把猫笼放在一张纯白的长桌上,指示它把猫拿出来。

       0601Z从笼子里捧出其中一只奶猫,猫的鼻头上有一小撮灰褐色的毛,像是顽皮出外玩耍时不小心沾了泥土。它遵照主人指示把猫递给小费渡,男孩的双手正微微颤抖。

      “还记得我教过你的东西吧?”费承宇的大手按在男孩肩上,“不喜欢你的礼物吗?”

       小费渡没回答,缓缓伸手接过小猫,杏圆的眼睛顿失光彩,骆闻舟内心一沉。

       刚才停过瓢虫的小手指环上了灰鼻头猫幼细的脖子,奶猫凄厉地嘶鸣,四腿不住在半空中乱蹬。骆闻舟不能有任何越界的举动,他正在进行时间旅行,不能轻易干涉过去发生的事,惊动过去的人,否则将造成时间紊乱。

       骆闻舟的拳头砸在永生巨树的树干上,几片绿叶簌簌飘落。灰鼻头猫瞠目欲裂,再也不动,小费渡的手遽然松开,0601Z眼疾手快地接住了猫的尸体。

      一则紧急通讯请求传入费承宇的终端手环,他皱了皱眉,“Z,剩下的你负责监督他完成。”他留下这句话,大步离开了地下室。

      银色的地下室金属门倏然合上,男孩怔怔地望着笼子里的另一只猫,像再难抑制眼眶泛起的潮气。他深呼吸着地下室里死亡刚刚发生过的空气,把手伸向猫笼。

      0601Z及时把男孩的手挡在半空,屏幕上出现一行字:

      FOLLOW ME :) 

      未等男孩反应,0601Z已从笼里抱出另一只橘白相间的小猫,飞快朝屋外滑行。男孩迟疑着地跟上,两个小东西静悄悄地离开别墅,沿着人造的草长莺飞的夏日绿道奔跑,一路钻入辽阔的私人森林。

      清爽的风鼓起男孩纯白的上衣,拖鞋在石板路上踏出脆生生的响,终于0601Z矮草坡的长生巨树前停住,茂盛的绿叶随风拂动婆娑摇曳,男孩也停在巨树前,轻喘着气。

      骆闻舟躲在树后,用变声器打招呼道:“你好啊,费渡。”

      “你是谁?”

      通过0601Z的视角,骆闻舟能看见男孩的眼睛。他想起了自己上次经时间隧道回到地球仍有自然森林的时代,在一个晴朗的夏日,他在丛林间遇见了一只十分漂亮的小鹿。男孩的眼睛就像那只小鹿,灵动澄澈,又对陌生的人类怀着警惕。

      “我不是坏人,我是来帮你的。”骆闻舟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着像个正经人。

      “你黑进了Z?”男孩一语中的。

      “是的。所以如果你不想杀死猫的话,我可以根据你杀死第一只猫的纪录建模,伪造你杀死第二只猫的记录,再加上一段销毁猫尸体的记录,然后我把猫带走,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你父亲不会发现。”

      “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是资深猫奴啊,最看不得人虐猫了。而且,”骆闻舟有些吊儿郎当的笑声在变声器的加工下有点怪异,“我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大哥哥,看不得小弟弟哭。”

      小狐狸并没有大狐狸那种顺竿调情的本事,他只是平平板板地问道:“你需要什么报酬?”

      骆闻舟心想总不能叫你长大后对我以身相许,于是清了清嗓,一本正经道:“你就答应我,你会永远记住扼杀生命时难过吧。记住这一刻的不好受,未来如果有选择的机会,就选择不去扼杀生命。”

      男孩点点头,“嗯。”

      骆闻舟满意地笑道:“我该走了,走之前可以帮你在0601Z身上建个加密授权,绕过系统让你成为加密主人。这样将来如果你和你爸的指令有冲突,它会优先服从你的指令,像修改记录什么的自然就不在话下了。“

      0601Z绕至树后,把瑟瑟发抖的奶猫放进骆闻舟怀里。骆闻舟一手兜着猫,另一手在管家机器人的操作盘上输入几串代码,小费渡站在树前不远处,不发一言。

      “完成了。”骆闻舟轻松地拍了拍0601Z憨胖的身躯,让它回到男孩身边。“我让它把有关我的一切记录彻底删除,并且添加了加密主人授权,以后它是你的了。”

      “谢谢你。”男孩上下打量看起来与之前别无二致的0601Z,“你不会告诉我你的身份,对吧?”

      “当然不会,我也不会让你看见我的脸,毕竟像我这种帅哥,怕你一见难忘。”不正经地笑声透过变声器传出,显得颇有喜感。“回去吧小孩,我刚刚那些小把戏拖不了你父亲太久。”

      0601Z的屏幕上又显出一个灿烂的电子笑容,小费渡拉起它的手,重新往别墅奔去。

 

——

 

      时间接入点的风很大。骆闻舟裹紧风衣逆风而行,乌黑的工作车“夜光”已久候多时。

      他钻进车里,解开风衣,那只小奶猫正在他怀里发抖着喵喵直叫。终于有时间细看这猫,他才发现它长得竟和家里那只膀大腰圆的锅主子颇为相像。

      夜光自动往市区疾驰,骆闻舟摸出事先让它准备的针筒和特配牛奶,借着车里的暖光灯耐心给猫喂食。

      “时间回溯的行程需要记录在工作日志上吗?”夜光在声音平如静水。

      “我今天又不是去工作,为什么要记录?”

      “好的。”夜光收起工作日志。

      “明天晚上狐狸的日程是不是空的?”骆闻舟用两根手指抚着奶猫的毛。

      “是的。”

      “那我明晚去会一会他。”

      “需要事先打招呼吗?”

      骆闻舟想了想,“替我先送一束花过去吧,要自然花,不要人造的。”

      “好的,卡片上写什么?”

      “就写,‘上次的甜酒还有吗?’”

 

——

 

      夜深人静,男孩蹑手蹑脚从床上起身,通过手环把0601Z悄悄召入房内。

      “Z,下午我让你备份的那个男人的资料,备份成功了吗?”

      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字:99% FAILED, 1% SUCCEEDED

       “让我看看剩下什么。”

      0601Z屏幕上的字悉数消失,一张在树影婆娑下的男人的脸渐渐显现。

 

 


评论(26)
热度(227)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