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吸血鬼舟&人类渡 | 挚友

*吸血鬼大狗勾吃醋的故事

*吸血鬼舟&人类渡系列目录

    

        被强劲的手臂搂着腰、以双脚离地的尴尬姿态在空旷的地下隧道迅疾穿越时,费渡不由得环紧了吸血鬼的脖子。

        冷风在脸颊呼啸,高速移动的眼花缭乱使费渡决定紧闭双眼,想象这是一趟但愿很快就能驶回起点的疯狂过山车。

        “疯狂过山车”骆闻舟总算刹停在隧道入口,终于“脚踏实地”的费渡整整凌乱的衣衫,满腹点评堵在风中,最后说出口的只有三个字:

        “你好快……”

        “我什么时候快了?费总你再想想清楚?是昨晚快了,还是上回在浴缸里快了?”骆闻舟鼻尖一个劲往费渡脖子和脸上凑,丝毫没有电影中那些吸血鬼的冷傲气质,倒像兴奋过度的大型犬只。

        “我觉得你今天,有点暴躁。”费渡双手捧住对方的脸,安抚地在其冰凉的唇上轻啄一下。

        骆闻舟牵起他的手走出隧道,保安室的吸血鬼大叔一眼认出了他们,朝关卡处挥挥手示意放行。

        今夜是燕城特异生物第三康乐中心正式开业的庆祝晚宴,出席晚宴的有各种各样的奇形怪状的生物,以及唯一的人类,费渡。

        费渡之所以能得到活动邀请,全靠他砸钱。没错,第三康乐中心正是费氏投资的,当然不是走正常投资渠道,但总之他是实际的金主爸爸。

        特异生物种类之间其实有许多微妙的规矩和在桌底下谈拢的协议,正是这些秘而不宣的平衡让不同族群之间能保持(至少是表面上)和睦相处的状态。骆闻舟作为吸血鬼代表赴宴,虽然让别人知道他和费渡相熟也没什么,但要是在众目睽睽下显得亲近得太明显毕竟容易惹人猜疑。

        所以来之前他俩讨论过,没必要装不认识,但也在现场也尽量各顾各的,不宜同进同出。

        因此到了现场,作为唯一的人类,还是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金主,费渡立刻成为了全场焦点,每个种族的生物代表都上前和他攀谈。向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费总,哪怕是头一回接触这么多也许他自己都分不清谁是谁的特异生物,都毫不怯场,照样轻松周旋,应对自如。

        而骆闻舟只能和他的吸血鬼朋友们待在一起,身在曹营心在汉地全程追着费渡的动向,整晚都紧张兮兮。

        好不容易熬到即将散席,骆闻舟已经等不及那繁琐啰嗦的环节,趁台上主席发言,场馆照明一暗,就风一般地欺到费渡身后,一把捞起人往外跑。

        “我觉得你今晚喝太多酒了。”走向停车场的路上,骆闻舟嘟囔道。

        “我只喝了小半杯红酒。”

        “你第一个小半杯红酒,和那狼人干了,转头又换了杯,和那特能侃的矮人碰了杯,别以为我没看见。”吸血鬼不满地抱怨,“还有那半兽人,热情好客地跟你拥抱,你也和他喝了。最后是那影异人!影异人很狡猾的你知不知道?你居然还能跟他聊这么久,我都担心他趁你不注意给你的酒杯加料!”

        费渡笑而不语地听骆闻舟一路喋喋不休,到了车前才问一句:“那加了么?”

        “当然没有,他要敢搞什么小动作,我不当场把他的影子给撕碎!”骆闻舟皱着眉把费渡塞进副驾驶。

        “那可惜了。”费渡笑吟吟地把用手指勾起吸血鬼司机的下巴,“要是他加了,你现在就可以送一个被下了药的我回家,为、所、欲、为、了。”

        影异人再狡猾也狡猾不过眼前的人类,吸血鬼盯着眼前人类有些松散的领口,在那句“为所欲为”的咒语驱使下,扑上前舔舐人类的锁骨和天鹅颈。

        费渡一手勾过吸血鬼的脖子,另一只手还在下面摸摸索索。

        远处传来稀稀落落的脚步声,费渡浑然不觉,而吸血鬼的听觉灵敏,知道散席的宾客陆续出来了。

        他把鼻子埋在人类的颈窝深吸了一口,按住了那只探进他西裤里嬉戏的手,“先回家吧,我得帮你好好洗洗。”

        费渡的轻笑声里染了欲,“洗什么?”

        “你身上混了很多怪味。狼人和半兽人都很臊,矮人身上有股发霉的味道,影异人、唔,影异人没味道,但我觉得他多看你一眼都要把你看脏了,得回去帮你彻底洗洗。”

        “哈哈哈哈,”费渡朗然笑出了声,“真是难为你了这位吸血鬼先生,居然和我这个全身臭烘烘的人类亲热了这么久,看来是真爱了。”

        “是‘挚友’。刚才族里的人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我是这么回答的。”吸血鬼发动车子,纠正道。

        “挚友?”费渡挑眉,“‘挚友’在你们的文化里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特殊含义吗?”

        “我哪知道你不知道什么,总之对我来说,你就是这个。”吸血鬼硬邦邦地答了这句,不再说话。

        车开进月色里。

 

        “即使时光和外貌都盼着爱情谢世,真爱永远使初恋炽热的火苗不息。

        吸血鬼谢利曾在被其称为‘百年挚友’的人类索斯的墓碑上刻下这行诗句,然后成为有史记载第一位为人类殉情的吸血鬼始祖。”

        ——《吸血鬼始祖谢利传》*

 

*诗句来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一零八首,吸血鬼始祖的故事当然是我瞎编的

*上回问大家想看什么,有个姐妹说想看庸俗吃醋梗。成熟已婚老夫老夫舟渡感觉好难吃醋,还是让二哈型吸血鬼吃比较方便,还想看点啥去这里评论,我想到的就写,写完艾特你们~

评论(9)
热度(259)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