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尋

👀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玩的舟渡梗,感觉没时间详写,但我先跟大家畅想一下,主题是:骆闻舟突然变小(物理)然后被阿渡当宠物仓鼠收养在身边的故事。

  

——

两个人还在不和时期。

  

某天阿渡正站在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眺望远方思考人生,突然余光看到一个巴掌大小的男人裸奔而过。没错,躯体体积为巴掌大小,的男人,裸奔……

  

阿渡擦了擦眼镜,以为自己是那些五花八门的药吃多了出现了幻觉,然后发现放在桌上的手帕自己窸窸窣窣地动了起来。难道办公室进老鼠了?他谨慎地探头往桌上瞥了一眼,被所见的景象惊呆了。

  

桌上竟然立了个拿自己的真丝手帕当浴袍裹的男人!手帕对男人而言有点长,还拖了地,不,拖了桌。而男人似乎被手帕上的香气熏得不行,正在接连地打喷嚏。更可怕的是,这只打喷嚏的老鼠,不,这个男人,费渡觉得自己好像认识。

  

正当费渡陷入了人生的最大迷惘,那个打喷嚏的男人好不容易止住了鼻涕(等等,他是用我手帕的一角擦了鼻涕吗?)咳咳不重要,总之那个终于不打喷嚏的男人竟然开口吆喝了一句:“喂费渡,是我!”

  

——

  

然后剧情快进一下。

  

在他们以奇异的交流方式交代完(我还没想的)来龙去脉,期间骆闻舟不断抱怨手帕香味太呛,以及“费渡你离远点,你的呼吸都呼我身上了……诶诶诶别离这么远,我喊话很费嗓子的”后,费渡决定暂时“收养”骆闻舟。

  

首先是帮这位“浴袍”男找衣服的问题。费渡灵机一动,让秘书给他火速买了一盒芭比——的男朋友Ken,然后毫不迟疑地扒光Ken的花里胡哨的衣服,扔到骆闻舟跟前。骆闻舟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穿上了,还看了眼躺在桌上光溜溜的Ken,有点抱歉地说了句“哥们儿,谢了啊。”

  

——

  

然后剧情再快进一下。

  

阿渡要带小阿舟出门。那会是冬天,骆闻舟扒在费渡的大衣口袋里,一会说你这小子这么冷的天该不会没穿秋裤吧,一会说你这大衣就是个花架子,一点不保暖。

  

费渡不胜其烦,有把这聒噪的家伙锁车里的冲动,却突然留意到这家伙似乎,真的很冷。虽然嘴硬不表现出来,但明明牙关在打颤,身体也在抖个不停。

  

费渡想了想,拉下自己一边手套,在骆闻舟的挣扎和骂人声中,把骆闻舟放进了手套里,再把手套放回大衣口袋。

  

虽然那个在手套里只露出个小脑袋的男人嘴上还在吵吵嚷嚷,说什么你脱手套干嘛,给我戴回去;虽然没了手套包裹的那只手立刻冰了,但费渡心情好像愉悦了些。

 

评论(15)
热度(9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Vin尋 | Powered by LOFTER